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从南疆到北疆

昨天hld让我去顶xiyu版的帖子,协会面向全校征集前往新疆的暑期实践人员,这使我回想起去年的7月和这些朋友们一起从南疆到北疆的有趣经历。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吃的拉条子,整日吃的清真餐。。。还有新疆的美丽的景色。重新整理了一些照片与大家分享。



<a title="巴仑台黄庙" rel="lightbox[001]"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 2006-11-11 15:14

迄今唯一见过的海,是15岁那年独自去的上海金山卫。在北京的两年来,曾经想过很多次要去秦皇岛,却始终未能成行。翻开过去的日志的时候,突然觉得20岁生日,我应该选择的庆祝方式是一个人在海边。结果那一天,却什么都没有做成。晚上带着”装备”去离宿舍最近的自习教室三教,从一边走进去,往水瓶里灌得水满满的,从每一个没有坐满的教室门口走过,到了三教的另一头,然后又往回走。2005年的除夕,一边哭着一边打完了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2006年的除夕,半夜两点在hf打魔兽。五年是一个轮回。五年前的某一天早上,那时我独自一个人站在站牌下,等待着去到海边的那一班车。碰到熟人,很不自在地打招呼。一个几年没有见过面的小学时候的同学,家就在金山。我向她木讷地挥了挥手作别,目送公交车驶离。很多人在一段路程以后就会和我们分别。就像坐车时窗外的景致,有些会留在心底,更多地只会从眼前空空飘过。果然,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见到过她。

金山卫的海很平淡。被污染的东海,近岸的海水是混浊的。
事实上那次出行,我没有地图,只有最基本的地理常识。石化是上海最南端的一个卫星城。一直往南走,当我不能再往前前进一步的时候,自然就到了海边。后来,凡是当我感到自己寸步难行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海。
QK曾经跟我说出海的事情。很辛苦。在海上一待就是10几天。我想起在电影《猫样少女》中的裴斗娜,她的梦想是躺在甲板上,夜色从四面八方袭来,在黑暗和咸的海风中数那天空中的星星。在我的心中,可能也有一些浪漫的不切实际的念头存在,不仅仅让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心一笑,也会在梦中不经意地被实现。有一天晚上,也是将近年关的时候,迎接新年的爆竹声让我无法熟睡,在那种非梦非醒的片刻,海水的潮声正推动着我的变成了船舱的房间。我想起高二神经衰落的一段时间,妈妈也经常失眠,她会半夜跑来,在我的床边打地铺。有一天我好像梦见她又在我的床边打地铺了,我以为那又是无数个零碎的梦中的一个,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不是梦。可是有谁能告诉我如何去分辨清醒和梦呢?有谁能说,这全然不是一个更为绵长的梦,而我只是长睡不醒?

新疆之行的照片

谢谢Fjmm提供^_^
一般合影就不放到网上了。和ycw的合影已经和他商量过。
大家还有有意思的pp一定要记得传给我^_^在飞机上看到的博斯腾湖和绿洲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

和ycw在库尔勒维族老街清真寺前的合影

这个应该是”烤包子”

巴仑台黄庙

罗布人村寨,每一间房子都建在一棵树旁边

去乌鲁木齐的路上在郊外看到的风力发电机

天山牧场和ycw的合影,身后的松树

在天山牧场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

脚程以外

@ 2006-07-14 23:53

6月30日在南苑机场等待飞机起飞。一架空军值班飞机图154一等就是六个小时。一行十五人,我,ycw,hld,georgecloe四个男生,十一个女生之中,wr,Fj,Gw是一个系的同学,但是都不怎么熟。下午三点终于盼到登机。四个小时的行程手机一直就关着。我拿了ycw从图书馆借的《契丹传奇》看,而那本克尔凯郭尔的书就勉强读了十几页。
在飞机上,看到模型一样的地面上一个绿色的湖泊–博斯腾湖。在湖的旁边是大片的绿洲。
飞机在天山南脉上空低低地飞,望不见尽头的巨大的岩山就在眼皮地下。
几分钟以后,飞机停在了库尔勒的机场。舷窗外是强烈的日光和很大的风。我担心自己一下飞机就流血不止(鼻血^_^),事实则证明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库尔勒,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巴州和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有土尔扈特部落蒙古人生活了两百多年的草场。巴音郭楞,蒙语意为富饶的流域。巴州80多万人,南部居住的多是维吾尔人,蒙古人其实不到5万。库尔勒,据说是”眺望”的意思,但也有人认为是指”楼兰人”。这是天山南麓的一座40多万人口的小城,城市虽然不大,但已经是仅次于乌鲁木齐的新疆第二大城市和南疆的最大城市。孔雀河从城中穿过。城市比较干净,街道的感觉,除了有不少清真寺以外,却和中国的许多城市雷同。后来hld组织我们到郊外的龙山欣赏库尔勒的夜景,老实说,我更喜欢的是那夜色中天山的轮廓。
在市中心的一家三星级的宾馆落脚。距离巴州的政府机构和我们做高考经验报告的巴州二中都在脚程以内。宾馆位于人民广场–我真是很好奇中国到底有多少个人民广场–每到晚上都有很多纳凉和游玩的人,许多小孩子,打桌球的大人,蹦的–其实是好多中老年人在跳。
经常新疆当地时间睡觉,北京时间起床。两个小时的时差,我唯一能想到的好处是可以不用那么晚看世界杯。第二天早早地起来了,州教育局提供车辆,要跑600多公里的路。穿了黑色的文化衫,去库尔勒以南的辽阔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不知道为什么hld决定穿黑色的衣服..在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一条久闻其名的沙漠公路上,车开的很慢,事后才知道是故意压在80公里时速以下。7月,天山的雪线很高,在南疆一直都没有看到雪山,沿途看到的都是岩山,岩山没有任何植被覆盖,一场普通的雨就可能引发泥石流和洪水,去巴音布鲁克高山草场的路就有一段被洪水所冲断。在塔里木河大桥–其实只是一座不怎么大的”大桥”,7月不是汛期,桥下的塔河主干道亦基本干涸–和胡杨林公园一带看到成片成片的胡杨树。胡杨据说三千年不死,死了三千年不倒,倒了三千年不朽,是一种没有年轮,树皮很厚的古老的树种。车到了西气东输的源头,hld回头对我说,上海的天然气就是从这里来的。又走了两个小时,进入沙漠的腹地,十五个人一起下车。我穿着一双网面的鞋,鞋底不算薄,但在沙漠上走了没有几分钟,鞋子里尽是滚烫的黄沙。ycw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躺在沙上摆pose,一边叫赶快拍,烫的不行了。在沙漠中看到奇怪的平台,那里过去曾经有水,现在则只剩下盐碱。取景,合影,待了20分钟左右,hld喊,赶快回,不要再待了。
沿原路返回,在沙漠公路路边停下来吃午饭。在新疆,主食就是手抓饭或者拉条子(拌面),加上羊肉串。餐馆里面比较脏,我们坐在外面。身后就挂着三头羊,其中一具基本上是羊骨。下车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厕所,于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旱厕..南方人大概很难想象..餐馆是一百公里内只此一家,厕所也不例外。开餐馆的人,看服饰和面貌是维族人,脸晒得很黑,就比藏族同胞白那么一点点。很多人认为维族人是白种人,其实他们一般都是黄白混血,黄种人的成分还更多一些。我吃了拌面,但很不习惯这么粗的面。georgecloe让我们最好都吃一片蒜,说路边摊吃了容易拉肚子,后来就发现很多餐馆的餐桌上都放着蒜..吃完了,我和ycw都坐不住,起来随便走走。ycw指着挂在中间的一具羊说,我吃得那串肉就是从这儿割下来的。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我认得,有紫色的字,是这里的检验合格的盖章。
第三天,去库尔勒以北附近的铁门关,过去是南北疆之间的交通要道,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口。我想我更喜欢的是自然的风光,人文历史景观却一直不太感冒。
第四天第五天和州文化局的人座谈以及开记者见面会。
第六天和第七天在巴州的重点中学巴州二中和华山中学办高考经验报告会。
期间免不了和文化局、教育局、中学领导、赞助商吃饭,每次都说”大家难得来一次新疆,今天请大家吃新疆特色菜”,加上hld是回族人,顿顿清真,新疆特色菜就是手抓饭、拉条子、羊肉串、全羊汤、羊杂碎、烤全羊、大盘鸡、酸奶(新疆当地喜欢说”酸奶子”),素菜则必然是”老虎菜”,蔬菜在新疆比肉贵的多。每次领导都问大家新疆菜大家适不适应?几个新疆mm就争着说适应适应..
后来我们实在不想吃新疆菜了,我、ycw、wr、Fj就一起出去找汉餐。在孔雀河边绕了半天,最后找到了一家南方菜馆,一进去就问是不是清真?点菜的时候,Fjmm第一句话是,先跟我说哪些是猪肉的?结果这是一家主要做湘菜的餐馆,我和ycw各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只可惜是牛肉的。
在巴州的最后三天里,分别去了蒙古人聚集的和静县,参观土尔扈特部落末代王爷府,巴仑台黄庙以及尉犁县的罗泊人村寨。在黄庙附近的一处小镇,有蒙古族朋友请我们吃饭。蒙古族同胞很豪放,而且劝酒的功夫真是一流..但我不会喝酒,因为已经习惯了每周都要饿一顿,吃得也很少。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妈妈那么讨厌人劝酒。也许这世界上是没有不喝酒的蒙古人的。幸好不喝酒没有被蒙古族同胞认为是对他们的无理和不尊重。回去的路上我们在和静县城下车,和这些朋友们告别。我没有下车,坐在车的最后头,其中的一个人走到车窗外敲,我打开车窗,他说,你们多照顾照顾他,今天他吃得少,看上去心情也不大高兴。我忙说没有没有,谢谢。sunbear好像是第一个跳下车的,和他们合影,其中的一位回头指了一下,长长的路的另一端是很蓝很蓝的天,山川树木自然而流畅,说,就给我们取那个景吧。我突然感觉到,在新疆,只要顺手一指,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自然和亲切的人都是如此。
7月10日北京时间凌晨5点,一大早就爬起来,收拾东西从库尔勒出发去乌鲁木齐。
先在焉耆县城吃了早饭,然后就一路经过和硕,花了很长时间穿越天山,过托克逊,13点左右到达达坂城。14点在一个我不知道的乌鲁木齐郊外的一个地方停下来吃午饭。在那里看得到博格达峰,远远的可以看到高耸云端的山顶上的积雪。风很大,背阳的地方吹得人十分惬意。有许多高大的白色的风力发电机。
在乌鲁木齐,先去了市内的二道桥、国际大巴扎,巴扎,维语意思是市场。
和ycw、wr、Fj一起到Gw的家里作客。感动死了,Gw的爸爸妈妈居然做了19道菜,水果又好又便宜,西瓜居然五角钱一公斤..
7月11日在乌鲁木齐和周涛座谈。很难受,被烟熏得鼻子过敏。
7月12日去乌鲁木齐附近的天山牧场。是哈萨克人的一个牧场。Gw的妈妈说我们应该去的是天池。我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7月13日在乌鲁木齐机场坐飞机回北京。有一个小孩子想和妈妈坐在舷窗边上。sunbear、我就和他们换了座位。在新疆的十几天里,sunbear真是一个拍照狂。她说,据说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飞机上,如果坐在左边的舷窗就能看到极美的景致,比如天池。我说,那么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飞机,如果坐在右边,是不是也能看到呢..我们都不能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坐在左边,后来又坐到了靠窗的位置。没有看到天池,但看到了像冰激凌的雪山和像棉花糖的白云。
我想,会一辈子都记得新疆呢,虽然肯定不会时时想起,也不会经常和人谈论。就好像喜欢一个人爬山的感觉,我喜欢没有人的山川的呼吸。靠着车窗,看到这一生也许只有一次见面的风景的感觉很受用。和喜欢的人生的邂逅是奇妙的经历。另,特别好的是和ycw、wr、Fj、Gw还有sunbear在一起的感觉。

准备出发

@ 2006-06-29 14:17

wjh25号回家了,此君下月10号回北京,准备赚点钱再去南京社会实践。
jcc27号去了保定自助游。
这两天于是就我一个人在宿舍。和freerunning版的同学一起跑未名湖,十分解乏,冒着倾盆大雨赶回宿舍。
通宵看西班牙和法国的比赛。西班牙被淘汰了。法国队踢得不错。但我会永远支持西班牙。
穿着西班牙的队服,心情有一点点沮丧。
明天出发去新疆,7月12号左右回到北京。在那之前,不方便更新这里和处理信件。

photo

@ 2006-04-03 17:47

集体照。每个人都比较正经。:)
本来还想传一首法语歌,算了不那么麻烦了。
社团的网站
我喜欢那首L’amour est un soleil
难得五月协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活动,可是正好是我这学期最忙的时候..
pp:
抱歉已删除。考虑了以后,认为毕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照片。

过山车 摩天轮

今天春游去石景山游乐园坐了过山车,和大家一起玩的很开心
第一次坐那样的过山车,虽然闭着眼(睁着眼也看不到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一点恐高症,那是几年前和同学一起爬山
上山的时候不觉得,下山的时候我就被落在了最后面还有摩天轮,想起《蜂蜜与四叶草

后来一起做”杀人”游戏,很少和同学出去,所以是第一次玩,做了两回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