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没有人知道明天的太阳是否会升起

星期二athena陪我去虹口的上外笔试HSBC。天变冷了,在家里的一个月时间,秋天变成了冬天。在一年的四个季节中最喜欢秋天,而心情随着萧索的环境变得暗淡起来的则是冬天。正如同生命在丰收和饱满中盛极而衰,人的境遇的轨迹仿佛也是如此。气候的变化中,我想起休谟说的话,没有人知道明天的太阳是否会升起。这倒不是来渲染悲观的气氛,而是其中蕴含的怀疑主义的精神引起我的共鸣。我总为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担忧,即使行在正确的航道上也会不停地怀疑。

星期二下午四点上外一教的202,HSBC在上海的最后一次笔试,来了很多复旦的、交大的、同济的,还有个别人穿正装来笔试,猜想可能刚才还在面试。笔试的题目是典型的SHL,和KPMG不同的是numerical也是英文的,难度当然要比SHL官网上提供的样题难得多。对我来说,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全部完成是不可能的任务。HSBC的BDP固然很好,但是我很难过得了笔试。汇丰的HR工作效率高,笔试组织得很利落,让人觉得这家银行的企业文化也会很好,能够在其中工作应该是对金融有热情的人的不错的选择。

这天中午的时候太阳还出来了会儿,初冬的风吹在陪我东奔西跑的athena单薄的衣服上。我和她坐在复旦南区学生公寓前的亭子里攀谈。很奇怪,我会跟着她的话说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很快会沉浸在自己的话题中。我没有想过的事情突然一下子头头是道地说出来,就好像是我一直在想的似的。

星期三又去复旦笔了一下Newegg,这个是athena提醒我去的。之前虽然看过它的网站但是对它的招聘不太感冒,因为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合零售或者销售一类的工作,脑子里几乎全无印象。笔试的内容分为英语和逻辑,题量大的吓人,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压力笔试”。笔完了以后就跑到复旦的另一头赶南方报业的宣讲会。说真的,南方这一次招的人真的很少(虽然一直以来也谈不上多),我本来还想到明年21世纪经济报道要办成日报的话会需要更多的人手,现在想来媒体的准入门槛虽然不高,强势媒体的准入却也不低,也许正因为媒体的准入门槛低,竞争也会激烈得多。采编是一个自由和漂泊的职业,也许我的内心中希望稳定的东西会更多一点呢。说到底,我是一个怀疑主义者,没有人知道明天的太阳是否会升起。

Powered by ScribeFire.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走过的世界

从北京背回电脑和一套为面试准备的正装。

在家里待着,要省着上网,翻来覆去地看电视。没有等到任何笔试和面试,倍感压力,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要干些什么。

过了两天,收到kpmg的笔试通知,要准备好铅笔和橡皮。虽然是很小的两样东西,但是在小镇上却没有。于是我出门去松江。车行到方塔路下来,走到马路边那家小小的新华书店。
虽然不是那种女孩子喜欢逛的精品店,书店的一个角落里也陈列着一些很好看的信封啊笔记本啊什么的,童话般的色彩和清新的图案。它们勾起我的回忆,很远很远。那些象征着的年月,即使只是过了四年、五年或者六年,也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正如同我喜欢外国文学和外国电影以及所有和现实生活保持着必要距离的东西,我的足迹也向往着遥远的世界。我一岁岁地长大,走过的世界越来越大,内心的世界却越来越小。

很小的时候,世界在我的想像之中。等到长大了,那些想像中的地方亲身走过了就会发现不过如此,那些想像中的事情一旦经历了就会发现不过如此。等我走过了太多,就意味着错过了太多,多得使我不再去患得患失。等到我发现了,朦胧的理想已被现实的元素所替代,因为我不能说时间还早,因为时间在追着我。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