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博客是一个不讲个人感情的地方

SorryDreams最初写博客是什么时候,不记得了,但应该是在2004年。2004年,博客才刚刚兴起,2009年,博客还是不温不火。但至少和5年前相比,现在的blogger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专业的博客——至少是拥有独立域名的独立博客们对更新blog的热情很高,很在意SEO和PR值,每天挖空寻思想着如何才能写出受读者欢迎的好文章,如何才能使文章登上Digg、抓虾和鲜果排行榜。甚至SorryDreams本人在写文章时也开始对SEO做着小心翼翼的优化,比如:在文章中插入wikipedia的链接,对每一张插入的图片标明alt属性,等等。只是在这么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殚精竭虑的写作过程中,我开始意识到一些问题:
一、我当初写blog是为了什么?很可能只是像写日记一样记录实似流水帐的生活心情,有SEO意识的博客都明白“一文一事”的意义,“流水帐”是没有价值的,而我自己的心情,可能只对我的朋友们有阅读的价值,这个圈子是十分狭小的。
二、博客一旦向媒体化的方向发展就必然导致功利化。SorryDreams不才,本科毕业论文的选题就是以blog为代表的网络革命对文化工业理论的挑战和发展。在那篇并不成熟的论文中,我半懂不懂的写到:“博客最大的价值在于它的去商业化和个人化,它最大的价值是它没有商业价值。”我基本把商业化放在了人文、或者所谓“纯艺术”的对立面上,并且把文学的希望寄托在类似某种完全去功利化的个人写作方式上。因此,你可以看到SorryDreams的博客中的Movie the Week专栏从来没有涉足过“大片”。但当我看到抓虾和鲜果上的热门时,我发现我很可能错了。因为文学需要的不能复制的一次性体验,对大多数独立博客来说是没有借鉴价值的,因为我们需要写一些更“有用”的文章,哪怕你仅仅简单介绍一下SEO的小技巧,也比你谈一些生活机遇点滴感受强上百倍。
功利的文化产业仍然延续着它的生命力,功利的博客们方兴未艾。博客是一个不讲个人感情的地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Movie the Week 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有人把日本文化比作“菊与刀”——既有不惜切腹身首异处的武士道精神阳刚甚至血腥的一面,也不乏川端康成那样的作家笔下所流露出的缱绻舒缓多情之色彩。菊与刀,这两种外延上泾渭分明的风格也在日本电影中有所反映。战后日本的新生代导演中有北野武这样的暴力美学,也不乏岩井俊二、宫崎骏这样擅长刻画人物内心的微妙变化,表现手法细腻温婉,叙事手段内敛独道的大师。于是我们看到了也许连深受本土文化浸润的日本人都无法诠释的奇特景象,刚与柔,动与静可以在一个民族身上同时得到体现,而且两个相反的方向都无所不达极致。

在二战期间,东南亚爪哇岛上的一个日军战俘收容所的所长世野井Yonoi,就是一个深受传统文化浸淫的日本人。在Yonoi的思想中,投降而非自杀是懦弱者的行径,而在联军士兵为代表的西方人的观念中,自杀是一种不被上帝所宽恕的罪行,自杀者无权进天堂。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决定了对同一种行为产生了两种背道而驰的解读,也决定了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同一情形下所做出的相反的生死抉择,无时不刻的碰撞就这样在关押着联军士兵的日军战俘营中上演着。充当翻译的英军军官Lawrence劳伦斯受Yonoi和看守所原上士的信任,在日军和联军战俘间起到居间的桥梁作用。Lawrence一方面无法理解Yonoi强迫他们观看犯错的士兵被责令切腹的惨状,另一方面也试图向同伴们解释日本人的精神与文化。
[阅读全文]

置身事外:看尽繁华之后

我最喜欢大仲马的对话和普如斯特的沉思。有关于大众文化和文化产品的理论思维一度令我兴奋,但重新翻开《追忆似水年华》的最后一卷《时光的重现》却让我感受到震撼。

读书就像旅行,一路上左顾右盼,但总会有一些景致藏在我们视线的死角。对于单向度的阅读来说错过我们背后的风景是不可避免的,就好像打开了一道门便看不到藏匿在门背后的东西。平淡的景色或许乏善可陈,有一些书却值得再三回味。

即使读完《追忆似水年华》,我也只读了一半不到。

希尔贝特,圣庐。这些人名,仿佛是我从十几岁的少年因为读这本书而结识的人,和我一起出落成大人,然后衰老。熟悉但又完全和我的生活不同,遥远但又不能说没有交集。我不喜欢和我太过靠近的中国文学、中国电影,这就是布莱希特所说的艺术作品要和现实生活保持适当的距离吧。很惬意,我置身事外,但又无时不在其中,这正是我最喜欢的主题:看不到出口的回忆,看尽繁华之后。

Powered by ScribeFire.

blog network?

最近在考虑搭建一个blog network。忧虑主要在以下两点:
1.blog毕竟是一个私人化的空间,很多人并不需要blog network帮他们和别的博客互相联系,最多只是互相交换一下友情链接,在这种情况下blog network能有多大意义呢。
2.从技术角度出发,像b5media这种blog network是以wp为平台,现在我还不知道如何让wp实现对blog成员的feed自动抓取,并将内容发布到主页上。drupal似乎提供了一种设想,把首页改为由Aggregator 2 自动生成的页面,即时从各个blog上抓取最新的feed,并且可以通过vote模块将得到一定票数的文章发布到首页。但这只是设想,我还从来没有使用drupal的体验。因为ubuntu的网站也采用了这个开源cms,使我对drupal顿生好感,总之,先利用业余时间做出来吧。

我是否真的已经长大

一天下完了北京一个季节的雨之后,夏天到了。从衣柜里找出一条米色的夏天的裤子,穿上一伸进口袋(说不定有以前留在里面的钱也未可知,o(∩_∩)o…),就知道这是一条我自己买的裤子,不是妈妈替我买的。回想起三年前初次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北上求学,当时妈妈离开时落泪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时候我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去买过衣服,来北京带的裤子都是妈妈替我买的,每一个口袋都被加深了,妈妈说这样小偷就不容易偷口袋里的东西。
三年过去了,我好像已经长大了许多。几乎每一次都是一个人背上行囊,买最便宜的坐票,在北京和上海之间走南闯北。最长的时候四个月没有回过家。从对陌生人说话脸会发烫到自己买衣服,买药,查地图去陌生的地方,能够独立生活。三年来,除了大一那年突患水痘告诉家人,无论发生了什么困难的事情我都忍着一个人承受。能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还远远不够,我想要的是真正地长大,不仅不用家人操心,还要有能力照顾别人和被家庭所依赖。
今年寒假在家里和妈妈聊起我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有五六岁大的时候有一次,她下班回家,看到我一个人趴在阳台的狭窄的栏杆上,她吓得喘不过气来,等到我慢慢地爬下来才回过神。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总要叮嘱我两件事情,不能到阳台上,不能到井边,临走的时候要我复述一遍才放心。从我那么小的个子到今天已经年满21周岁,我的成长背后有爸爸妈妈的心血,而我却总是任性地对社会抱有某种不会改变的敌意,即使对最亲的人也缺少感恩的心。要说我真的已经长大,恐怕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

Powered by ScribeFire.

寻找实习和阅读世界

KPMG海笔,我也被选入笔试。因为暑期打算回上海实习,网申的时候也申的是上海kpmg。结果笔试时间是26号或者27号。27号我要考一个重要的考试。抱着一丝换时间的希望和kp的HR发短信,不理我,打KP的电话,不是占线就是录音。想想运气不好,恐怕笔不了了。
在找实习的这个学期里,投的简历积少成多。因为没有人脉,难得看到一些媒体类的实习机会。开始在杂志社实习了一个月,从北四环一路赶到南二环,地方太远了。和一起实习的师姐聊,开始意识到在学术导向的北大中文,一直读上去的路只会越走越窄。其实想想,就算找工作,何尝不是一条“不归路”呢。如果看准了是值得去做的工作,也就不必担心日后有改弦更张的困扰。问题在于,我始终没有明确的关于未来的设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谁给我机会了。迄今真正过了简历关的只有两次,除了kp,就是cctv的一个栏目组给了我和另外8个人“群殴”的机会。本来打算把小组面试的题目发出来,可惜我扔在某个角落里找不到了。
在这过程中也开始渐渐接触外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边缘化,当然也看到有些人比我更边缘。令人唏嘘。
好消息是收到导师的mail,被告知论文可以去打印了,松了一口气(最重要的学年论文搞定了,这学期还有四篇论文要写)。在论文的后记中我写下最后一句话:

我所研究的文化工业和网络博客是此时此刻正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物,这种被研究对象和研究者的距离之近,远不同于通常课堂上所教授的研究方式,但正是这种当下性点燃了我的热情。

时间倒退回一年以前,我还抱着“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学术进取心”。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走过去仔细看,就发现不了现实和想像之间的差别,然而你又非得在走之前就决定往哪里走,往哪里走了,又往往没有回头的机会。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后悔来到北大中文,在这几年中我对生命力的存在有更深刻的了解,即使不再以学术研究者的心态,我也会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来阅读这个世界。

新博客新开始

所谓物尽其用。。。在meyu买了一年150元的M250虚拟主机,线路是上海外高桥电信机房。自己用frompku.com的域名搭了一个基于xoops的网站,想做一个毕业北大人的社区。网站还在测试,欢迎大家访问FromPKU.com
空间和流量多余的不用也可惜了,顺便也自己搭了一个wp,决定把整个blog转移到blog.frompku.com
欢迎大家访问我的新blog,最近也要准备考toeic,虽然很忙,但一定更新博客。

BTW如果有朋友也想用wp搭一个自己的独立blog的话可以联系我sorrydreams@gmail.com无论有没有域名。

Powered by ScribeFire.

更新:为了方便教育网用户的访问,线路已搬到上海移动。

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花了50多块钱(优惠券)在godaddy注册了一个域名。但是电脑没有包月,每个小时上网的费用真贵。。。打开gmail还经常出错。sigh。。。以后再更新吧。

在boomp3听到一首熟悉的歌

boomp3

听到一首熟悉的歌

有一段时间看了不少林秀晶的作品。

翻看过去写的blog,已经对过去的自己感到陌生。

或许这是因为音乐和文字带给我的感觉不同。

我尽量保存过去的自己的记录,因为虽然我的心情已经改变,但那段从十八岁延续的路程,每个人都在走着。

我所认识的blog

再次推荐大家使用抓虾订阅我的blog。写blog也有一段时间了,搬过很多次家,这一次也要搬。从最早也是最糟糕的bokee到时间最长也最有感情的歪酷,心情郁闷的日子经常把自己的心情写在blog上,也有干得像沙漠的时候。从只是自己写自己看,到开始阅读别人的blog,回复别人的评论,彼此交换链接,在这个过程中也结识了值得一生去信任的朋友。我想写一个关于我所知道的blog的系列文章,这就算一个开始吧。

最早是从05年开始写blog的。当时在博客中国和和讯都注册了,但是我很不喜欢和讯杂七杂八的首页,比Mydonews的极为不友好的页面还难受。要写 blog首先要选择一个BSP(Blog Service Provider博客服务提供商,当然自己注册域名找主机空间自己搭blog也是一个办法)。现在大家最熟悉的BSP是什么?我猜大部分人会说是 sina。其实sina的blog甚至还不如同为国内其他门户sohu,网易和QQ提供的blog专业。05年的时候sina甚至还没有blog。最早提 供blog服务的是博客中国,blogdrive和blogbus,关于他们的创业经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在网上搜一下。我当然没有必要把一圈的BSP都 比较,对我来说BSP需要具备的无非是如下几点:
1 提供二级域名(一般BSP都会提供的,但是sina就没有,所以你的blog地址是类似blog.sina.com.cn/u/……)
2 是否对上传空间做出限制(比如歪酷博客每月上传的限制是30mb,事实上很多人选择外部链接,也就是把图片音乐上传到非BSP提供的空间,比如Flickr)
3 一个优秀的Blog平台,比如最流行的开源blog系统wordpress,让人想起Firefox,同样有丰富的主题和插件。据说Z-blog也不错。Drupal更可以用来搭大型的网站。
4 速度。。。这点源于中国的网络制约。我很苦恼的是在家里用电信和在学校用教育网的差别实在很大,用一些代理软件直通车或者netpas毕竟要多一笔支出。
5 一些特殊的功能,比如blog搬家,是否支持blog域名绑定,FTP上传是plus。

Page 1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