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Movie The Week 空中杀手The Sky Crawlers

the sky clawer这是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然而人类为了切实地体验和平的感觉,竟发明出了用于观赏的表演性战争。在这假戏真做的枪林弹雨中,依然有残酷的伤亡。驾驶战斗机搏击长空的是特殊战士“基尔多雷”。他们的肉体驻留于青春期状态,不老不死,而并未停止成长的内心却有着比普通成年人更深的疲惫,战死沙场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背负着无奈命运的少年们在天地之间谱写出爱与生与死的轮回……

“基尔多雷”函南优一是隶属于日本战争公司罗斯托克的飞行员,他被派往前线基地“兔离洲”,对抗欧洲战争公司劳特伦。优一没有过去的记忆,只知道如何操控战斗机,飞上蓝天大显身手是优一的一切。基地的女司令官草薙水素也是“基尔多雷”,她曾是一名战功赫赫的王牌飞行员。围绕着水素有许多离奇的谣传,有人说是她杀死了优一的前任,有人说她的妹妹瑞季其实是她的亲生女儿。优一深深地被水素所吸引,初见时,水素的目光似曾相识,仿佛正在等待着他。虽然没有过多的交谈和接触,但两人的心灵急速接近。一天,水素对优一说:“杀了我怎么样?否则,我们将永远呆在这里。”这话令优一百思不解。

基地的战况日趋吃紧,劳特伦公司派出了无敌飞行员“教习”,据说他是唯一的一名成人飞行员。在强敌面前,伙伴们一个个战死,公司又派来新人补充战力。优一发现,新来的飞行员和死于“教习”之手的同伴汤田川一样,喜欢把报纸叠好几次。为什么陌生人会和已逝者拥有同样小癖好?

渐渐复苏的记忆、水素那句奇怪的话的含义、“基尔多雷”的命运……当优一明白了一切真相时,他做出了挺身反抗宿命的决定——“我要击落‘教习’!”

“我现在有东西想要传达给现在的年轻人们。”——押井守

现年56岁的押井守,作为一个电影导演,他还未觉得自己已经老去。在押井守的心中,他有话想对现在的年轻人说,并且,这一欲望越来越强烈。现在的日本,没有饥饿、没有革命、没有战争,大多数人衣食无忧,然而可怕的事件却接连发生——父母杀死孩子、孩子杀死父母、年轻人们往往会无任何理由地断送掉自己的生命。物质上虽然丰富,但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的精神状态却是一片荒凉。

对生活在如此时代中的年轻人们,该说些什么好呢?NEET族、无固定职业者、在涩谷街头一坐就是一整天的少女、杀死了父母的少年,这些年轻人们仅仅只是有个名字罢了,毫无内在可言。现在正是时候,是该向他们说些什么的时候了。

《空中杀手》的主人公,是一群永远无法长大的孩子们,他们的命运都是天生注定的,一直保持着青春期模样的他们,只能坐上战斗机飞向空中,并全力以赴地战死。“ 尽管如此,昨天与今天是不一样的,今天与明天也会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们一直在这条路上走着,但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地方迈开步伐。虽然是同一条路,但路上的风景却各有不同。”影片的内在思想,借故事主人公之口表达了出来。

押井守希望借这部电影,将他想说的东西告诉活在现实中的年轻人们,并不是靠大声喊出,而是真切的希望,这些思想能安静地传达给他们。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