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日志改成月志

很久没有写blog,直接的后果是日志改成月志。我想写东西是一件随性的事情,只要心里面有东西,或者什么问题想清楚了,熔铸于文字就会霹雳花拉文思如泉涌。我没有写东西,一是因为没有腹稿,二是因为键盘代替了笔,以前我会用笔思考,现在却是用键盘想拼音。
我正坐在一间空旷又冰冷的办公室中写营销报告,准确的说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营销队伍的建设和奖惩机制,准确地说也无非是销售人员手册之类的东西。准确地说我是挺无聊的。
上海下起了雪,而我正在上置下面的一家项目公司“在职培训”,之前人事部还特地纠正了我一下,是“在职培训”,不是“实习”,因为后者是有钱的,前者是没钱的,汗一下。又说公司很重视基层工作云云。实事求是的说这家公司确实比较务实,也有效率,前景较乐观,如果录用的话是五级员工,总经理助理,但是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适合,不知道我的冬天何时才能过去。
求职到了这个阶段我已经比较坦然了,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我会写一篇详细点的东西,或许能给后来人一点参考,或许权且作为我的一段记录。只是现在,思绪还理不清。

Powered by ScribeFire.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终结篇

8月31号结束了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实习。临走的时候我走到正在和另一位记者聊天的老师旁边,说我要走了,实习鉴定填了以后交给行政部就可以了。谢谢老师。
他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我实习的最后一天。
20秒后,我走进了东亚大厦20楼的电梯,转身离去。从报社里出来,把身后这幢挂着北京现代汽车广告牌的大楼留在不属于我的夕阳中。在来到这里上班之前,曾经许多次地看到这幢其貌不扬的白色大楼,或远或近,但却从来没有想到它会和我的生活产生交集。
老师说再打电话。我本想说一句,谢谢您,让我在这两个月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

当天晚上开始下起雨来。那以前一个星期,和久违的高中朋友在金山的海边聚会时尚且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变了脸,原先还抱怨被阳光晒伤了皮肤,如今晚上却要盖起棉被。

和天气一样,我们一家人的心情都因为买房的事情而不再平静。四处托朋友,找房源,筹首付,节节攀升的房价,看人脸色和人情冷暖都令人五味杂陈。托朋友找到一处房子单价讲到很低,但是面积大,总价远超过了我们的承受能力。转而在中介寻找二手房,房主的开价却不比一手房便宜,一个个捂盘惜售等着地铁年底开通再卖更高的价钱。在砭人肌肤的雨中,顶着很大的风,我看着松江新城一个个没有了房源的楼盘,夜色下却有许多空着的房间,开始有点恨那些炒房的投资客。想自住的人买不起房,买得起房的人又不住。

今天,爸爸和妈妈去补办结婚证(买房需要的材料),要拍结婚照,妈妈特意换了一件玫瑰红的衣服。是她三年前为了陪我去北京学校读书特地买的新衣服。她最好的衣服,难得见她穿。

晚上从外婆家借到钱,舅舅开着一辆摩托,载着我和妈妈两个人。雨已经停了,我却觉得夜里的风是秋风,而且很冷很冷。我手里攥着一只并不沉重的袋子,里面是从爸爸朋友和外婆舅舅那里筹到的五万块钱,我第一次害怕路上会有什么意外。我的手握紧了,就像爸爸妈妈正咬紧着牙关。

舅舅在大路上把我们卸下。在没有路灯的路上我和妈妈一起走。妈妈伸出手来拉着我,如果换作以前我肯定会抽出手来,但是这次我没有。我感觉到她的手粗糙而皲裂,正是这双手,一天要叠几千件衣服,扣上万个纽扣。妈妈挣到的钱比起那些炒房者来说真的微不足道,但对我却是无价的……我想变得和妈妈一样的坚强。

Powered by ScribeFire.

21世纪经济报道实习(之三)

夏季炎热,正襟危坐于灰色压抑的写字楼中。来回路途漫长,中午客饭难吃,平时随便上网,几本好书共飨:
《理解传媒的七步步骤》
《美联社新闻采访手册》
《创造性的采访》
《证券分析》
《证券分析投资王道》
《长尾理论》

21世纪经济报道实习(之二)

现在我正在上海东亚大厦20楼,《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上海新闻中心,坐在一台配置比我的笔记本好了一个档次但是速度却慢了不少的电脑面前敲键盘。在上班时间写blog似乎是不务正业,但是暂时没有事情做所以整理思路写点东西。
我想说的就是写东西。上班三个星期了,还没有写稿。在7月13日和7月20日的财经版上可以看到我署名的文章,但具体我没有参与其中,仅仅是查找并统计了一点数据,为记者写稿提供了或许的方便。结果便是我作为实习记者挂名。南方报业的规定是实习记者不能独立发稿,因此很可能的情况是未来的一个半月期间我仍然会时不时地出现在报纸上,但是却难有真正参与稿件撰写的机会。
虽然如此,在短短的三个星期中,我已经学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具体说来:
一 观摩了记者写稿的过程。首先要有一个题目,编辑不会给你题目,所以你必须自己产生点子,有好的新闻的嗅觉,当然在没有好的点子的时候,及时跟踪当下的热点是通常的做法,可能泛泛而写,也可能为读者提供更全面更内幕的调查性报道和更独到的解释性报道。在财经报道的撰写过程中,电话采访大概是最现实最普遍的手段了,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担忧,很可能也是很多人遇到的问题,也就是从被采访者口中我们往往从已有的思路引导下去期待想要的回答。
二 也是我花了最多的时间的就是去补充财经知识。在财经口实习之前(我原本希望会在产经,例如IT、地产),用一无所知来形容我对资本市场的了解或许不为过。在我这个外行的眼里,我只是近乎本能地怀疑当普罗大众纷纷将自己的安身立命钱投入股市的时候,市场是否还有后续的推动力?经济规律说市场的饱和必然会摊薄收益,股市应该是一个表面上的例外,从PE值来说现在A股的市价远远地背离了其内在价值。只有当真的投入其中的时候我才可能对资本市场的运作有所认识。资本市场离不开基础分析、技术分析和市场情绪,财经报道的内容也一样离不开。对我而言,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关于传媒薪酬的问题或许也是很多人感兴趣的。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21世纪经济报道平均一篇报道的稿费大概在1000块钱左右。明年报纸将改为日报,这意味着版面文章的篇幅很可能需要缩减,相信届时也会带来很多变化,对编辑的需求也会上升,而在广州总编辑部排版的编辑的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一个月的收入却并不高,大概是6000左右。话说回来,在有四大证券报和一财、经观的现状下,21世纪要办成日报,市场的定位应该在哪里呢?

21世纪经济报道实习(之一)

6月29日收到报到通知,报到地点出乎意料的不是在解放大厦那个纸媒的聚集地,是在athena做过兼职的那个地方,上体馆旁边的东亚大厦。7月2日周一,电梯到20楼,是一个灰色的感觉很压抑的写字楼。有两个复旦的同学先到了,后来又来了一个华师大的同学,除了我以外,这两天来就见到这三位同来实习的女生。
我们等了一上午,然后在东亚宾馆的一楼买中饭带到报社吃(因为人实在多)。下午两点终于等到编委代波见了我们三个人,简单聊了几句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感觉,被告知明天下午三点再来,到时记者开会,方便为我们一人找一个老师(另一个华师大的同学好像是在发行部实习,不是一个部门)。
第二天提前半个小时到,感觉来的记者确实多了不少。和昨天一样我们埋头看看报纸,说实话,有点荒废时间。记者开会的时候也没有通知我们,后来我们就自己搬了三个椅子跑到会议室听他们开会。看过报纸以后比较能听明白他们讨论的话题,但是也有不少没听懂的地方。期间有一个香港中心的牛记者过来,这次香港回归的专题中居然有七篇是她写的。会后代波把我“分配”到刘臻那里,是一个挺干练的记者(活说回来,一般记者给人的感觉都是这样),他看了我的简历以后表示我需要从零做起,起码先要做一个股民,看起来他认为我对资本市场一窍不通。我说基本的东西我还是了解的,他问ST股的基本特征是什么,我回答ST股是业绩不太好的上市公司。他说ST股是连续两年业绩亏损的公司,如果超过两年,前面还要加个*,涨跌的范围在5%以内,对它们的监管也更为严格。好吧,刘老师,要是你这两个月还能这样教我点东西我就谢谢了。
那位香港的记者要了被分到金融口的实习生和她一起去采访荷兰银行的总裁,临走前,分到金融的复旦的同学借了我的U盘,是athena送给我的,希望她快点用完还给我吧。。。
最后总结一些这两天的感觉:
1 诚如一同实习的wangw同学所说,21世纪很自由,周一一整天报社里面几乎没有人。
2 又仔细地看了21世纪经济报道,又发现了不少文字上的错误,听说明年要办成日报,有待提高的空间还有不少。
3 即使不是人人,至少记者炒股是很普遍的。
4 从我们实习生的角度出发,自然希望有人多带着我们,不过现在看起来是不大可能的,记者们都忙着自己赚钱了。8月底要写的实习报告是个大问题。

在记者开会的时候,听到他们提到的可笑的非理性的无知的股市投资者,在笑声中我所想到的并不是“中国人就是这样不理性”,而是在这个社会中信息的不对称所引发的不公正。即使是占有了一定信息优势的记者们,这种优势也只是相对的。想起了一句话,说出我现在的心情:

Freedom is NOT Free.

寻找实习和阅读世界

KPMG海笔,我也被选入笔试。因为暑期打算回上海实习,网申的时候也申的是上海kpmg。结果笔试时间是26号或者27号。27号我要考一个重要的考试。抱着一丝换时间的希望和kp的HR发短信,不理我,打KP的电话,不是占线就是录音。想想运气不好,恐怕笔不了了。
在找实习的这个学期里,投的简历积少成多。因为没有人脉,难得看到一些媒体类的实习机会。开始在杂志社实习了一个月,从北四环一路赶到南二环,地方太远了。和一起实习的师姐聊,开始意识到在学术导向的北大中文,一直读上去的路只会越走越窄。其实想想,就算找工作,何尝不是一条“不归路”呢。如果看准了是值得去做的工作,也就不必担心日后有改弦更张的困扰。问题在于,我始终没有明确的关于未来的设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谁给我机会了。迄今真正过了简历关的只有两次,除了kp,就是cctv的一个栏目组给了我和另外8个人“群殴”的机会。本来打算把小组面试的题目发出来,可惜我扔在某个角落里找不到了。
在这过程中也开始渐渐接触外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边缘化,当然也看到有些人比我更边缘。令人唏嘘。
好消息是收到导师的mail,被告知论文可以去打印了,松了一口气(最重要的学年论文搞定了,这学期还有四篇论文要写)。在论文的后记中我写下最后一句话:

我所研究的文化工业和网络博客是此时此刻正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物,这种被研究对象和研究者的距离之近,远不同于通常课堂上所教授的研究方式,但正是这种当下性点燃了我的热情。

时间倒退回一年以前,我还抱着“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学术进取心”。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走过去仔细看,就发现不了现实和想像之间的差别,然而你又非得在走之前就决定往哪里走,往哪里走了,又往往没有回头的机会。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后悔来到北大中文,在这几年中我对生命力的存在有更深刻的了解,即使不再以学术研究者的心态,我也会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来阅读这个世界。

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实习

开学不久就四处寻找实习,从未名、水木bbs到酷讯应届生,几乎每天都要翻几遍。最终还是在学校bbs上找到三条和专业相关的实习招聘信息:

  • 腾讯评论频道实习编辑
  • 百度HR临时实习生
  • 中国美术出版总社《连环画报》编辑部、《中国艺术》编辑部实习编辑

给腾讯和百度都投了简历,结果五天后的今天仍然没有回音。当天发完简历以后,就开始研究中国美术出版总社的实习,最初信息的来源是未名chinese版,当时就觉得多半是本系的师兄师姐发的帖子——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去它的编辑部实习基本上没有报酬,我能想到的好处除了增加经历在简历上添加一笔以外就是能接触到实际的编辑工作,因为这是第一份实习,我很想知道自己是否适合报刊杂志这种平面媒体。直接给编辑部打电话——当时还有点犹豫,看是不是等等腾讯和百度的回音——电话小姐问了我的学校专业年级,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的实习经历,最后要了我的手机号码,表示要和总编联系一下以确定我的面试时间。整个过程非常简单。然而那天中午到晚上我一直没有接到电话,以为又被默拒了。
第二天3月1日,上午三四节跑到地学113这个可能是全北大座位最难受的教室上我们文学专业的必修民间文学概论。被告知暑假民间文学的实习计划初定在湖北靠近宜昌的某个偏僻角落,据说离武当山只有步行的路程,为期10天,最后交一份10,000字的实习报告。听上去虽然没有敦煌文献所那么有吸引力,但是也应该会是不错的值得回忆的经历,可惜我暑假已经计划了找份实习去不了民间文学采风。下了课和同学走在路上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看就知道是编辑部打过来的。果不其然。和对方约好下午去面试。先吃完饭,然后回到宿舍上网找了一点对方的基本信息,在baidu地图上发现那是在东城区二环以内的地方,换句话说就是离学校不是一点点的远。
下午两点多才赶到,在一幢不起眼的类似三教四教的很破的楼里面,编辑室里就只有一个之前和我联系的电话小姐在。总编不在,她又问了我一些常规问题。我回答以前没有在杂志社实习过,以前做过的兼职也只限于家教。半个小时以后,总编回来了,是一个奶奶级的人物……又问我实习经历……我支支吾吾地说以前没有在类似的地方实习过。她又问,那你在什么地方实习过?我回答,去年暑假跟社团到新疆实践的时候,曾经负责给当地媒体写通稿。这个回答大概还算令人满意。最后又聊了几句,总编就交给我一些稿件初审。
第一份实习算是找到了。每个人找到第一次实习大概都是挺有趣的。结果发现本系很多师兄师姐都在那里实习过,这个世界确实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