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南方报业面试

今天上午10点40到北阁参加南方报业的面试。面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面试的形式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一共五个人,连我三个北大的,一个人大的,还有一个中央财经,就我一个本科。
我们五个人到齐了以后就走到隔壁的洽谈室面试,我第一个走进去,坐到离昨天宣讲会上见到的人力总监师兄最近的地方。(btw,能坐近的就不要坐远的,能坐考官左边就不要坐右边。)桌上放着五个人的简历。先让我们轮流做自我介绍。我第一个。讲了两分钟不到,感觉社会实践的东西讲得多了点,有遗漏的地方没讲。一圈自我介绍以后,开始小组讨论。这个有经验,跟上次央视面试一个类型。很无趣的话题。个人感觉其他的组员,比起上次面试央视碰到的中国传媒的人温和了点,当然这可能是我的主观印象而已,和南方的人没有cctv的人tough大概也有关系。
考官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喊停,没有要求我们最后做presentation。然后问我们愿意到21世纪做哪一方面。我脱口而出:IT。想想我应该说IT或者财经。这种下意识的回答暴露出我最大的兴趣点还是在IT这一块。

ps:据我所知,南方在每个地方的面试形式不尽相同。可能是因为他们时间确实很紧张,所以在整个面试过程中不会challenge你。最后考官问我想做哪个方面的时候,我说的话多了点,结果被打断。

Powered by ScribeFire.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各种论文

@ 2006-11-26 11:40

写论文中……

各种论文……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_-

继续写……

我“活”着,继续

wakel刚接手西域协会的时候,给每一个会员打电话,询问他们对于协会未来走向的建议。有人很直接地反问:请问你们这个协会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当我第一次尝试hiweed的时候,这个基于debian和ubuntu的linux项目的网站的首页上,赫然写着这么一行:最近有网友询问我们是否还活着?
我上一次更新歪酷,发现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blog和linux这些开源项目的类似点就在于,它没有商业价值。学生社团可能存在一些商业价值,但不是纯粹的,因为它在原则上不可能嬗变为一个赢利机构。如果碰到一个很不地道的blogger,比如sorrydreams呵呵,或者碰到hiweed这样不怎么勤快的站长–hiweed就像很多热爱自由软件的linuxer一样,linux始终只是他们的副业,所以对他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好容易打开了这个网站,结果却发现”这个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更新”,这确实不太令人愉快。如果一个协会长期没有任何活动,那么注册会员很容易把它忘记,以为它事实上已经”死”了。这不是不可能的。社团文体部每个学期都会收到20家以上的社团成立申请,而PKU长期以来真正”活着”的社团或许从来没有超过150家,被排除在外的许多社团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至于我呢?我当然”活着”了。虽然blog最近缺少水分,但还没有干得像寸草不生的沙漠深处。事实上我可以为我的疏懒找到一个借口,那就是我经常不能顺利地打开歪酷的网页。有时候可以打开别人的歪酷,竟然打不开自己的,有时候则相反。还有一种会发生的情况是可以正常浏览,却不能登陆管理..我还是会定期打开blog,虽然北京教育网对歪酷的访问速度不能令人满意。我几乎每天都会上的网站无外乎是

还有几个经常会上的网站

说到最后,现在最喜欢的网站就是抓虾这个web2.0站点了。web2.0是一个很热的词,却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个大家都能认可的定义来。以ajax技术为典型特征?注重用户体验和由用户自己构建的新一代互联网?blog?rss?wiki?sns?无论是什么,web2.0的商业前景仍处在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状态。抓虾是一个建立在rss基础上的很不错的web2.0站点。在抓虾的帮助页面上,它的理念被描述为”方便大家,实现高效的信息收藏和共享”。说简单一点,就是用rss聚合的方式把很多网站的更新信息集中到抓虾,这样我们就不必往返于多个网站浏览新闻阅读博客。如果碰到我这样懒惰的blogger,只要把sorrydreams.yculblog.com加入rss频道,在抓虾就能看到我有没有更新。

过山车 摩天轮

今天春游去石景山游乐园坐了过山车,和大家一起玩的很开心
第一次坐那样的过山车,虽然闭着眼(睁着眼也看不到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一点恐高症,那是几年前和同学一起爬山
上山的时候不觉得,下山的时候我就被落在了最后面还有摩天轮,想起《蜂蜜与四叶草

后来一起做”杀人”游戏,很少和同学出去,所以是第一次玩,做了两回杀手:)

北京,开始春天了吗

在沙尘天气中一场泥浆雨过后,3月的北京下了一场急雪,气温骤降。到了晚上却奇热。我的鼻子嗅到了春天的气息..鼻塞,然后只能一只手捏着鼻梁才能入睡。早上起来鼻子过敏,如果没有塞住就是打喷嚏和流鼻水。
两天里只有正经地吃过一顿饭,其余的时候都在宿舍里一边看slackware,gentoo的manul,一边随手找一些东西充饥。从此彻底地告别了windows。因为刻盘的错误没有安装成希望的系统,虽然很不甘心,但最后似乎没有别的好的选择呢,此外这几天忙的,把许多更重要的事情也耽搁了,我还是转回ubuntu。从5.04升级到5.10,没有光盘的升级,很多人都没有成功,最后看到重启以后成功地进入x,我也松了一口气。在整个过程中,也许只有这个可以做一点整理,因为只有这次升级是最后成功了的..真是很失败啊。不得不解决叫我十分头疼的工作,忍受网络等等客观限制。再作什么整理意义也不大,相信现在也没有多少人在用hoary吧..
我不喜欢春天,尤其是北京的短暂的春天,天气多变,充满悸动不安。可能是我自己过敏性的体质的关系,硬要怪罪起种种不能改变的现实。我记得樱花绽放的时节,学一门前和玉渊潭的樱花都开得十分灿烂,一教的很多色彩浓烈的花也迎来一年之中最为绚丽的一个礼拜。这是我看到北京最美的时候。

Now I Will Go

爱情的消失和冰山的沉没是一回事。冰上不会沉没,当冰山沉没的时候,它不再是冰山。

个人说明档:华筝在等着你

在bdwm上经常看到各种各样的”个人说明档”、qmd,比如..,比如..,不过今天只想到一个。可能这是已经毕业的师兄或者师姐的id,因为最后一次 登陆时间还是去年的6月。以前我们在校外上wm总是很麻烦的,但是现在已经不限公网的ip了,那么大家离开学校以后也可以上来逛逛了。在wm这么长时间, 嗯,还是觉得你的”个人说明档”的印象最深刻:
靖哥哥,我死之后对你有三准三不准
一,我不准你再娶其它的女人,除非那个人是华筝,因为华筝是真心喜欢你的
二,我准你到坟前来看我,不准你带着华筝来,因为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小气鬼
三,我准你难过一阵子,不准你永远伤心下去,因为华筝在等着你
by wukongjielin

Page 6 of 6« First«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