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请假

近况不佳,博客刚经历被禁,幸好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这几天无力更新去海边,计划周日恢复。即使无人支持我也会坚持下去。谢谢关注的朋友。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岁月无痕,Time waits for no one

四年,四年。

[audio:http://frompku.com/uploads/byln/20080330110151403.mp3]

2004,懵懂带着憧憬。一辈子都会记得的,妈妈离开北京的时候的掩面而泣,独自一人
躺在医院里多想看到窗外的星星,第一次回家时在火车上迎接黎明的第一缕阳光。

2005,陌生变成熟悉,熟悉变成陌生,冰冷的轨道连接成长的代价。

2006,one fine spring day,在松江突然对一切都感到陌生的寒冷的冬天,痛哭流涕的除夕夜。穿越沙漠、戈壁和天山。

2007,属于我的小小的世界。21岁的泥沼,疲命的奔波。撑起我的一片天。

2008,……

再过四十年,我还能有一个更精彩的四年么。

我不要忘记,痛苦地不要忘记,无论那是否是属于我的幸福。

曾经看任何人都很正面,看任何事情都很乐观。直到有一天少年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惆怅难遣也好,五内俱焚也好,孤灯扁舟,只想在颠簸的海上,守住小小的世界。

托尔斯泰说,时间是永恒的。因为时间亘古绵延,唯独渺小的我们无情流逝。

岁月无痕,Time waits for no one

四月的樱花下的我,正在离现在的我越来越遥远……可是每当樱花盛开的时候,多怀念那,当初的单纯和执拗,时间倒流,也无法改变任何,可是……

如果要说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地方是家乡,那么最美的地方一定是新疆。

后海,美得令人诧异,有首歌的歌词是:什刹海又开满了荷花……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

虽然嘴上嚷着无聊不想去,可是却舍不得,人人心中都有些难以割舍的东西吧。

没有和大家一起在五院拍照留念的遗憾。令人心醉的那道绿色的风景长驻我心中。

从图书馆出来,走燕南园的林径近道。终有一次的出走,将成永别……

试想很多年后,再来看这张照片,又将生出多少怀念与感慨。

再见,我的四年。再见,我。

曲终人散,我要毕业了

22号刚到北京,晚上T大的两个师兄约了一起吃饭。加上刚从北戴河毕业游回来而姗姗来迟的M,在T大和我一级的H,算上我一共就5个人。荷园餐厅ms有不少人聚会,相形之下,我们一桌就有点冷清。很久不见。但这一见,下一次或许要很久很久以后……
师兄说,4年前我们是师兄师姐欢迎师弟师妹,想不到4年后就是老人送新人。M要去US读EE,H要去德国读书,我呢,很孤单地工作着。仿佛最好的同学和朋友不是飞跃重洋,就是留在园子里读书。这次聚会,听说师姐去NYU读导演去了,W已经不在T大,继续他在协和的学业,比我小一级的师弟打算出国,师妹仿佛想保研……听着别人的路途,和我没甚联系,又好像有很大的干系,虽然话说得平平淡淡的,却总觉得些许凄凉。
今天23号,北京正下着雨。早上还很闷热的时候,我们系的毕业生都在图书馆的东门前拍毕业照了。记得四年前初到学校的时候,走到图书馆的门口,就觉得这真是毕业照的无二地点,因为背靠书城,面对车门马路。不想岁月蹉跎,转眼实现,到了告别的时候。
曲终人散,我也要毕业了。雨下得紧,一场大雨冲走了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未停歇,我已想到那往日车水马龙,喧嚣陈杂,一场急雨过后城市令人心悸的空白。

为什么北大清华人的路注定会很艰辛?

5月4日下午三点到打浦路的仕格维丽致酒店47楼参加了上置青年干部协会的成立大会。我准时到,进去的时候人都排好了准备拍照。凑过去,又过了一会儿小吴同学
也赶了过来。拍完照后,会议马上开始。今天施主席没来,出席的是两位董事局副主席,两位总裁还有主席助理同济的杨老师。李耀民副主席做发言,然后是揭牌和
授旗仪式,整个过程简短,原定三个小时,只花了一个小时多一点。
写到这里,和我的标题“为什么北大清华人的路注定会很艰辛?”还没有任何联系,我先要打好预防针,本文纯属本人生日之时的有感而发,全无严谨的学术思考。今天李耀民主席讲到做人和做事的问题,有点类似立业和立家。有句话我很认同,那就是,人到四十岁以前,心是静不下来的。

时我也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同学选择去当公务员,去国企、银行的道理。人在四十岁以前,未立业,未成家,最需要钱但又最缺钱,等到了四十不惑之年,家庭小孩
都有了,经济上也很富余了,不说钱多钱少,根本也用不了花多少钱了。去这些地方的好处就在于很快能进入安逸的生活中去,只是成长性比较差,十年这么做,二
十年还是这么做。
如果是换作其他学校,公务员、国企和银行的offer一定热的发烫,但在北大清华却并不适用。我觉得学校文化和环境的影响,注定了北大清华人的路会走得很艰辛,因为不甘于平凡。

得在校友沙龙上见识到了一个91级的师兄,做过广告,做过销售,也做过咨询,都是很累的活,然后又远赴重洋,读沃顿的MBA,回来做基金经理,还是一样的
累和压力大。这样的路很艰辛也很不平凡,而且我看到不止一个同学也要走这样的路,以后一定还会有校友前赴后继地艰辛着,不平凡着。这是文化。
如果
这条路这么走下去,到了三十好几的年龄,是挣大钱了,回过头看看高中大学的老同学,银行的客户经理或者政府部门的某个小科长,钱虽然挣得不是一个数量级,
可是有家庭有小孩,有房有车,告诉你,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该办的事也都办了,事业就那样了,咱不缺钱,夫复何求啊。
我的路怎么走我也在思考着,现在想了三条出路,趁年轻还是要多学习多拼一点,以后我也安逸了就没动力了。我知道,北大清华的同学,心都静不下来。这是文化。
既然心静不下来,那就让它静不下来吧。

迟到的点名游戏

给赤脚secret25

1.人真的是两面的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是的。有的时候不止两面。

2.你相信在我们这个年龄可以找到真爱吗?

可以。把每一次恋爱当成最后一次。

3.你认为分开后的男女朋友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不能。

4.如果有暗恋的对象,你会去表白么?

我会的。

5.你会怎样拒绝你没有感觉的男(女)孩? .

我会用经典句式:你很好,但是……

6.你觉得朋友相处最重要是什么?

互相信赖。真朋友拒绝忽悠。

7.我俩对打你觉得谁会赢?

这个问题我可以忽视吗。。。

8.你觉得真的会有很好的异性朋友么?

会有的。

9.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曾经的过往,而且每次听到,都会很怀念?

有。关键是歌词要写的好,契合人的经历和感受。

10.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么?

每时每刻都在思考中度过。

11. 会不会永远记得曾经自己觉得是生命中最开心的事?

嗯,美好的事情给人希望。

12.最想改掉自己哪一点?

希望自己的心静一点,不要太浮躁。

13如果身边的异性朋友中一定要选一个人去完成某项任务,你会选谁?

当然是赤脚你了。有气势。

14.现在最珍惜的是什么~?

老婆。

15.你对别人的爱或关怀从不伪装吗?

有出于礼貌的关怀。

16.如果你信任的人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样?

伤心难过。

17.希望脑袋坏掉么

是的,经常想脑子坏掉算了,可是真那样又会很害怕。

18.你所认为的最浪漫的事或行为

呵呵,浪漫的事情岂能随便说出来。

19.暧昧对爱情的影响?

暧昧虽然是一种具有安全边际的行为,但很难和真爱发生联系,还要小心玩火自焚啊。

20.對於男生過於娘的行爲你怎麼理解.

中性。不是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能获得明确的性别意识,无论男女。

点名就不点了呵呵。

日志改成月志

很久没有写blog,直接的后果是日志改成月志。我想写东西是一件随性的事情,只要心里面有东西,或者什么问题想清楚了,熔铸于文字就会霹雳花拉文思如泉涌。我没有写东西,一是因为没有腹稿,二是因为键盘代替了笔,以前我会用笔思考,现在却是用键盘想拼音。
我正坐在一间空旷又冰冷的办公室中写营销报告,准确的说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营销队伍的建设和奖惩机制,准确地说也无非是销售人员手册之类的东西。准确地说我是挺无聊的。
上海下起了雪,而我正在上置下面的一家项目公司“在职培训”,之前人事部还特地纠正了我一下,是“在职培训”,不是“实习”,因为后者是有钱的,前者是没钱的,汗一下。又说公司很重视基层工作云云。实事求是的说这家公司确实比较务实,也有效率,前景较乐观,如果录用的话是五级员工,总经理助理,但是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适合,不知道我的冬天何时才能过去。
求职到了这个阶段我已经比较坦然了,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我会写一篇详细点的东西,或许能给后来人一点参考,或许权且作为我的一段记录。只是现在,思绪还理不清。

Powered by ScribeFire.

2008年的第一天

新年的第一天是在陪爸爸在新家附近逛逛和写聊斋论文中度过的。走在外面,冬天的风吹着很冷,离家不远处的地铁通了,奇怪的是我并不因此感到家和市区的距离拉近了。相反,原来通了地铁路上也要花那么久时间。晚上接着写论文,零零碎碎的写了几千字,开始有了思路,但是看看后面的工作还是感到头疼。我把跳动的台灯打开,昏黄的灯光让我回忆起很小的时候,也是这盏灯,不由地唏嘘感叹人世变迁。我变成一个大人,而爸爸妈妈老了。原来这样的过程是那么快。

Powered by ScribeFire.

不为纪念的纪念

还有几个小时2008年的钟声就会敲响。我想写点东西,为了不是纪念的纪念。即将过去的12月份,我几乎没有光顾这里,从上海奔回北京的学校,从学校赶回上海,奔波忙碌的12月份似乎浓缩了我过去一年的经历和感受。
在一年的最后几个小时里面我还在为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的事情所忧虑。剩下的两篇半论文虽然迫在眉睫,急在心头,却怎么也动不了笔。我总是很容易忧虑,为一些值得忧虑的事情,也为一些不可避免的事情。最后我坐在电脑前,试图用键盘记录我凌乱的思绪,却又开始回想用笔记录心情的日子,也许十年,用不了十年,又会是新的改变。
三周前回到上海,紧接着就是一些笔试和面试。公司很杂,有媒体,有房地产,有金融,有it。仔细想想我的求职过程,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很有文科生的代表性。如果先知先觉的话,或许可以少走一点弯路。但是走一点弯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即使是看在眼里的人和事,也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来的体会深刻,获益更多。我会写一篇更详细点的“总结”,但不是现在。
在这过程中,我得到athena的帮助,使我感受到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比一个人更坚强,更勇敢,更有担当。如果没有你,有时候我会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祝福你在新的一年里顺利如意。
12月中旬的时候我陪athena去pwc拿回三方,她决定了签英博,整个求职亦宣告尘埃落定。公司在淮海路瑞安广场。坐在大堂等她的时候,对面的男子突然问我时间,然后问我是不是在这里上班,是不是来面试,这里附近是不是有上海最好的写字楼。我这才注意到他虽然穿了一身正装,但是背着一个李宁的圆筒包。
这里确实是甲级写字楼。几天后,我参加了上置集团,一家房地产企业的培训,站在紧靠新天地的马当路222号,有中国最贵豪宅之称的华府天地的最高层,鸟瞰麒麟天地和瑞安广场,淮海路的上海地标。也许今天这个时候华府天地的员工正聚集在这栋标价3亿的豪宅的露台上,观看底下新天地S.H.E和周华健的演出和熙熙攘攘等待新年的人群。
当繁华从回忆的窗口看去的时候,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思考其背后的意义。风从宣告新年到来的人群中吹过,它那熟悉的声音中,可以辨别出一如既往的并非不同的因素。新年或许并不会有所不同,只是日期和数字的差别。我们所纪念的只是不是纪念的纪念。可我总觉得,许多事情改变了。
未完待续中。

Powered by ScribeFire.

回到北京紧凑的一天

今天回到北京。火车上的人不多,睡得出乎意料的好。刚到学校先打开电脑,看看萎靡不振的股市,然后就开始网申了,中间出去吃饭,因为已经在高峰时间食堂排队的人很多,于是就去博实买了面包和牛奶吃。吃完饭接着投简历,投了两家银行一家基金。基金只是随便投投了,经历了海投的很多次石沉大海以后,发现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Offer,哪怕是真不怎么样的offer也好过什么也没有。室友都在睡觉,我还要网申。网申到二点钟去系里拿就业推荐表,再跑到北阁就业中心盖章,谁知道章坏了,暂时盖不了,汗一下。三点钟听携程的宣讲会,宣讲很精彩,招的mt大概要100人,从人数上看这个mt的质量当然不会很高,但是携程的企业氛围我很喜欢,听宣讲会感觉下来这也是一家有员工归属感,未来还能有很大发展的公司。hr说网申过的就不用投了,不过我还是现场投了一下简历,祈祷这家公司的面试不要和我的安排撞车……听完宣讲,吃过晚饭,洗了个澡,然后去二教上课。我很喜欢这种紧凑的生活,让人感觉充实。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他们统统都给我压力,但是仔细想想,这确实应该是我的节凑才对。希望两个星期后回到家不要又无所事事,我要自我激励。

Powered by ScribeFire.

群面感受和校友会

周六去新蛋面试,形式是小组讨论,除了我,一个中科大男,其他都是sjtu女。先是自我介绍,中英文皆可,然后是30分种的小组讨论,最后用英文点评自己的表现。
讨论的题目是:应届生如何求职。
汗一个。
迄今为止碰到的群面中,以cctv的那次最professional,讨论的话题也比较有意义,契合应聘的职位。新蛋的这次虽然大家都穿的正装,感觉却最不professional。
遗憾的是两次我都没有做最后那个做presentation的人,虽然自觉发挥也不差却免不了又做了回分母。

为了等新蛋的面试通知,延期了回北京的日子,我对爸爸说这是“机会成本”。可惜结果不遂人意。

今天去买了明天回学校的车票。想想这段时间过的有点荒废,正好下午一点在淮海路的好乐迪有上海校友会的月末沙龙,主题正是职业经验分享。我约好了和athena一起去,后来因为一些原因,athena没有去。这里面主要是我的问题。我很抱歉,不大会设身处地。用后来在校友聚会上的师兄的话来说,是“北大的人大都比较有个性,自己的主意比较大,说的难听点,是考虑自己的东西比较多”。

这是我第一次来参加校友会活动,我大概是到场的所有人中年纪最小的,让我想起几次群面中我也往往是年纪最小的那个,除了我以外,倒也还有一个女生也是明年才毕业的。有四位事业有所成的师兄被邀请来分享他们毕业后的职场经历。有的是已经创业的,有的是走遍了几大洲的。最后出场的那位贺鹏师兄经历最有意思给人的印象也很深。

他是92(或者93)级生物,是第一批和俞敏洪创业的新东方老师,此后进入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奥美,在英美烟草做销售,在麦肯锡做到高级项目经理,去沃顿读MBA,现在是一家欧洲基金公司的经理。

特别丰富的个人经历也引起了很多在场校友的提问。关于北大人这个特殊的群体,关于职场角色的转换,就业和创业的选择,机遇和社会公正等等。

一位在深圳工作的师兄第一次来参加上海的聚会,他说在深圳大家都热衷于讨论买什么股票,炒哪个楼盘,上海的校友会的氛围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北大的课堂。

在自由开放的精神影响下的北大人,究竟是应该坚持自己不同凡响的格局,还是不得不在屋檐下低头,又或者如王志东所说,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呢?

贺鹏说,他曾经在工作中两次得罪自己的直接上司,北大人往往锋芒毕露,组织小组面试的时候,无论怎么安排,北大人总是那个leader。他手下的北大人也不怎么好管理,现在想来,当初他自己也不太好管。

我想起昨天的新蛋群面,为什么自己不主动做presentation呢?也许问题需要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四年前我还是一个保守内敛的人的话,那么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一个倾向于自我表现,强调自我意识觉醒的人了,以前的我会对喜欢表现的人有所保留,潜移默化中我也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也许这正是北大带给我的改变。

沙龙安排得十分紧凑,负责主持的信科的师姐掌控场面的功力看得出不一般。身处其中,有两次我会联想到电视脱口秀。不知道这是不是“媒体综合症”……

从淮海路返回松江的路上,看着掠过窗外的一幢幢大楼,在高架上望到的涌动的车流,很奇怪,每次看到这些会让我思考和反省自己,在世界的边缘看世界的中心,也思考自己正身处何方。

Powered by ScribeFire.

Page 4 of 6« First«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