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Yculer歪酷人是谁?

每过几天就会上这里来看看,虽然这个月几乎没有写博,因为在忙别的事情。今天是10月27日,距离 Yculer.com 歪酷人正式上线正好一个月——确切的说 yculer.com 这个域名是 9 月 21 日注册——总结这一个月的成果,成交笔数(有效的)为62笔。

这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比例是我赞助的0.1元免费主机,我把它称之为 Yculer 歪酷人博客补完计划——名字的灵感来自 EVA 的“人类补完计划”——虽然申请免费主机的人之中难免有抱着“花一毛钱练练手”的朋友,但也有不少如学生朋友确实需要我的免费主机。
[阅读全文]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已经不要紧了

在网上遇见 Diane,很偶然地聊了几句。不知不觉间,已经四年。Diane说,感觉就是,走过了一段路,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变了;我说,就像不能理解别人一样不能理解过去的自己,所以只留下微不足道的记忆,事实的罗列……
[阅读全文]

我的“生命清单”

如果你不知道“生命清单”是什么,请点这里

约翰·格达德的故事的动人之处在于它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事。我念到过许多关于生命的意义的文章,大部分都十分有吸引力。在我看来,对于幸福的一个最好的定义莫过于:快乐和意义的结合。
[阅读全文]

收拾心情,看完最后几天书

今天有一件高兴的事情,小张同学给frompku换到了一个新的服务器,新的ip,虽然离更换服务器还不到几个小时,谈论稳定性为时尚早,但从测试分数和实际浏览体验上看,是换到了一个更快的主机:)

最近为blog的事情折腾了很多,到今天终于告一段落。收拾心情,看完最后几天书,准备下周末的考试。我的效率真的很低,低的让我觉得不像是我自己。到现在也只是对考试的内容大体上浏览了一遍。
[阅读全文]

H1N1甲流凶猛

今天看到的新闻:上海发现一例甲流重症病例 正全力救治

上海市卫生局昨日通报,本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发现一例甲型H1N1流感重症病例,卫生部门正全力开展救治,并对相关场所进行了消毒、对患者所有密切接触者实施居家医学观察和随访等措施。

[阅读全文]

无题

对我来说,最近的两个月,时间过得异常漫长。7月的时候把blog搬到了Nearlyfreespeech,到了8月间,NFS宣布提价,这样原本一家很有性价比的主机商顿时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最近两星期,很少写blog了,但每天还是习惯性地上来看看。

人总有这样的一种习惯,如果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情便能一切如常,可一旦停止,时间愈益长久,就愈加难以拾起叙述的脉络。人和事莫不如此。很久以后再次写blog,就好像许多年以后突然给分别多年的朋友写信,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多,回忆琐碎,便由衷地感到千头万绪,无从写起。
[阅读全文]

读丰子恺《不肯去观音院》

偶然读到丰子恺几十年前的一篇普陀山游记《不肯去观音院》,始知原来海天佛国的由来是千余年间,一位名叫慧锷的日本高僧从五台山请得一尊观世音菩萨,慧锷本意载去日本,却开到莲花洋忽然开不动了,慧锷便祷告说,菩萨若不肯到日本去,随便菩萨要到哪儿,我和尚就跟到哪儿,终身供养。就还

和300年一遇的日全食擦身而过

日食在经历了上海40摄氏度的酷暑后,7月22日一场雷雨降临申城,也彻底扑灭了观测“300年一遇的日全食”的希望。今天早上松江的天开始是灰蒙蒙的,我原本希望一会儿9点36分全食前,或能受得云开见“日食”。谁知,9点一过,顿时电闪雷鸣,大雨瓢泼,眼见外面如倾的雨势,直接打消了我去中央公园看日食的念头。Athena在杭州看完日食后,在msn上对我说“太美了太美了”,对此我只能打出点点点。

wikipedia上对日食的解释如下:

日食,又作日蝕,是一种天文现象,只在月球運行至太陽與地球之間時發生。這時,對地球上的部分地區來說,月球位于太阳前方,因此来自太阳的部分或全部光线被挡住,因此看起来好像是太阳的一部分或全部消失了。日食只在朔,即月球與太陽呈現合的狀態時發生。
日食是相當罕見的現象,在四種日食中較罕見的是全環食,只發生在地球表面與月球本影尖端非常接近的情形下,這時不同地區會出現日偏食、日全食和日環食三種不同的日食。日全食是一種相當壯麗的自然景象,所以時常吸引許多遊客特地到海外去觀賞日全食。例如,在1999年發生在歐洲的日全食,吸引了非常多觀光客特地前去觀賞,也有旅行社推出專門為這些遊客設計的行程。
古時,人類缺乏天文學知識,以為日食是肇因於天狗食日,或象徵災難的降臨,而在日食時舉行儀式。但在現代社會中,日食的這層意義已逐漸為人們所抛棄。
[阅读全文]

博客是一个不讲个人感情的地方

SorryDreams最初写博客是什么时候,不记得了,但应该是在2004年。2004年,博客才刚刚兴起,2009年,博客还是不温不火。但至少和5年前相比,现在的blogger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专业的博客——至少是拥有独立域名的独立博客们对更新blog的热情很高,很在意SEO和PR值,每天挖空寻思想着如何才能写出受读者欢迎的好文章,如何才能使文章登上Digg、抓虾和鲜果排行榜。甚至SorryDreams本人在写文章时也开始对SEO做着小心翼翼的优化,比如:在文章中插入wikipedia的链接,对每一张插入的图片标明alt属性,等等。只是在这么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殚精竭虑的写作过程中,我开始意识到一些问题:
一、我当初写blog是为了什么?很可能只是像写日记一样记录实似流水帐的生活心情,有SEO意识的博客都明白“一文一事”的意义,“流水帐”是没有价值的,而我自己的心情,可能只对我的朋友们有阅读的价值,这个圈子是十分狭小的。
二、博客一旦向媒体化的方向发展就必然导致功利化。SorryDreams不才,本科毕业论文的选题就是以blog为代表的网络革命对文化工业理论的挑战和发展。在那篇并不成熟的论文中,我半懂不懂的写到:“博客最大的价值在于它的去商业化和个人化,它最大的价值是它没有商业价值。”我基本把商业化放在了人文、或者所谓“纯艺术”的对立面上,并且把文学的希望寄托在类似某种完全去功利化的个人写作方式上。因此,你可以看到SorryDreams的博客中的Movie the Week专栏从来没有涉足过“大片”。但当我看到抓虾和鲜果上的热门时,我发现我很可能错了。因为文学需要的不能复制的一次性体验,对大多数独立博客来说是没有借鉴价值的,因为我们需要写一些更“有用”的文章,哪怕你仅仅简单介绍一下SEO的小技巧,也比你谈一些生活机遇点滴感受强上百倍。
功利的文化产业仍然延续着它的生命力,功利的博客们方兴未艾。博客是一个不讲个人感情的地方。

第二次搬家和最近的流水账

从今天开始因为CPH的主机到期而宕机了将近一个月的blog重新开张,新的空间扎营在Nearlyfreespeech.net

为什么是Nearlyfreespeech

这是一家很奇特的主机提供商,依靠对用户资源的准确记录而收取相应的费用。对我这样一个访问量寥寥的blog而言,一年的费用大概在十几刀(预计),折算成人民币的话在一百元上下,只要避免因为不必要的流量所产生的额外支出,还是很划得来的。具体的费用可以参照他们的FAQ。从今天的使用情况看,Nearlyfreespeech的主机速度比较慢,以我的网络环境(上海电信)为例,ping值基本在200~300ms,高峰时间还有20%~30%的掉包率,但还算稳定。Nearlyfreespeech提供SSH账号,用SFTP把wordpress的tar.gz包(2mb多)上传到空间平均费时10来分钟,中间还有几次15秒的无响应,SSH下解压命令会报错,但貌似解压无误,因为我两次解压后安装wordpress都没问题。这些是大家最关心的速度和稳定性的问题,如果偶尔看到这篇blog的朋友不妨留言告诉我blog的响应速度和你的网络环境,我会十分感激。

为什么没有续租CPH?

如果和CPH的BGP机房100ms以下的ping值相比较,nearlyfreespeech的主机可谓“龟速”了。单纯从虚拟主机自身的条件来说,CPH可以说是国内blogger的不二选择。问题并不是CPH,而是备案。当我的主机空间还在meyu的时候,Frompku.com这个域名就备案过了,其中的曲折按下不表,想必很多国内的blogger都有共鸣,后来blog搬到CPH,我一直按照信产部的要求在frompku.com的主页的页脚醒目处标上备案号。尽管如此,我的主机还是不时被挂起,询问CPH的管理员无一不是备案问题。这里面的曲折再次按下不表。直到今年6月主机到期后,CPH宣布不再接受新客户,老用户的续费十分昂贵,基本上在原有基础上翻番。管理员在给我的email的里面坦白说用户越少越好,备案这件事情实在头疼。

对于我这样一个并不把blog太当回事的blogger,我很欣赏CPH合租主机的发起人和管理员以往为用户所付出的劳动,也可以理解他们现在的选择。备案问题导致的宕机,对小blog来说不算很严重,对大流量的blog就难以避免的带来一系列负面效应。虽然我是一个懒惰的blogger,可是写了这么多年的blog,真要把这个地方完全放下,对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我会写一辈子的blog,frompku.com就会跟着我一辈子。此外,在这个域名下还有tobe同学的blog,我允诺过frompku会一直延续下去。

搬家到Nearlyfreespeech,没有了备案的烦恼,却有被墙的风险。好在使用这家产品的国内用户貌似不多,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人工服务等于零,几乎全靠英文的FAQ;完全根据资源计费,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oversell的情况出现——题外话,google到了几个邻居,可能是为了节省流量,都使用了简介的纯文本blog主题;一个域名指向三个ip……综上所述,被墙的机率应该比常见的DH/BH/HM/LU国外主机低得多。备案和被墙,两害相权取其轻。

搬家和最近的流水账

搬家的过程基本上很简单,采用最常用的方法:wordpress自带的导入导出功能,缺点是丢失了所有存在原主机上的文件,主要是mp3和图片,这导致了我的一些文章已经不能正常显示图片和播放MP3了,我会抽空一点一点的恢复。繁琐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有鉴于保持blog的可读性,我还是少写点无谓的事好了。以后我会专门写一点关于主机和wordpress的技术文章。

最近的时间用在往返杭州上海、看书、上网、看电视和生存。我没有继续在blog上更新“今天不走,明天得跑”的页面,虽然我自己有记录看书复习的进程,但基本上是看一天休息一天,效率很低。在mitbbs上看到一个海归派的帖子里说离开一线城市,在国内的二三线城市基本就是党的天下,好的工作就是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真有点心有戚戚的感觉了。现在我还在等本地的一家国企的笔试,在看书的同时明天又得抽出时间为爸爸朋友的小孩家教。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开始向往这句话“慎视克终视明无惑”,偶尔会打在棋盘上写了这八个字的秀策的棋谱,仿佛在打谱的过程中能感觉到一种静谧的力量,被分散的注意力也会重新集中起来。这个月底前会集中精力把税法和经济法的基础课程完成。

Page 3 of 6«123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