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已保护: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

这篇日志已被密码保护。请在这里输入密码: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海淘和入手nook color

很久没有来更新了,几次来都是删掉一些 spam。

就好像来清理一点杂草。至于施肥浇水,开花结果,似乎就没有那样的兴致。

并不是不想更新,而是我习惯了要么不写,要写就写一些费时间费气力的文章。无论是有那么些技术含量的教程或者有那么些自己的思考在里面的影评。

最近的新鲜事是第一次海淘,入手 Nook Color ,是从官网直接买的 149 刀的官翻。 [阅读全文]

最近累得一笔

最近两个星期真是累啊,用文明用语来说,就是累得一笔了。

但是,也过得很充实,也许是这三年来我觉得自己做的最有意义的工作之一。
[阅读全文]

每天开会的日子

记得曾经听到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坚持开会时间不超过10分钟,因为开会是生产力的杀手。

因为目前工作的处境,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向上级部门上报信息。问题是没有那么多事情可报,于是就“有事上报,事多压着报,没事编着报”。
[阅读全文]

9级地震的真实梦境

最近的一周,日本的9级地震,好像科幻片一幕幕上映。

核泄漏的危机,似乎让事态从一件孤立的事故渐渐演变成慢性疾病。

我始终认为没有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爱国不是真正的爱国。

一衣带水的邻邦,长期历史建立的友谊,战争的创伤和隔阂,这些都是切实存在的吧。

人性同样令人感到惊奇。连活着的同胞的苦痛都麻木不仁,却厚颜牢记死去同胞的仇恨。

即使不去刻意,人与人之间自然地也会耸起壁垒和高墙。因此就不要再层峦叠嶂地推高我们彼此之间的隔绝吧。

愿逝者安息。

2010年的最后一篇Blog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本命年的最后一天。

下半年几乎没有写blog。在这个“微时代”里,仿佛时间的沙漏穿透了叹息之墙,慢慢的博客不再是一件流行品,变的琐碎冗长与不合时宜,连同一起变老的我,都开始有一种过气的感觉。

从后天开始,被临时分配到虹桥一个月。定岗似乎近在眼前,又闻最新版本云云不到开年元宵都没谱。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定岗或许也只是长一点的临时罢了。

到新年的时候,又想到了普鲁斯特笔下的那段话。刚开始还满怀着对新年的希望的我,突然间在那街道,行人和风中闻到那熟悉的气息,感知到那种永恒的存在,今天,明天,除了日历上的差别,并没有真正的不同。

离只求简单,不求深刻的境界,大概,我还差了些许。因为工作的变化,突然一下子多了不少空闲的时间。一直计划着写而没有写完的小说,突然又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照着你的构思,像说一些真实的事情,像回忆一些活在你身边的朋友那样去写好了,我这样鼓励自己。

2010年未完,2011年待续。

phpmyadmin惹得祸

blog停了差不多一周时间——不是一周没更新,是一周没访问。

这个blog本来放在国内,上个星期到期了。

要换到我在国外一台服务器上。数据很早就备份出来了。一直懒得弄。什么beian,什么SEO统统滚蛋。爷有空有兴趣的时候再整吧。
[阅读全文]

最大和最好

最大的并不是最好的,最好的也往往不是最大的。这个规律也适用于IDC。

因为 bei an 问题和其他众所周知的原因,国内中小站长纷纷投奔海外。这使得大陆原本就不充裕的出国带宽变的更加紧张了。当然这也使得部分经营美国主机的朋友获利匪浅。对于商人来说,有利可图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型的主机商在更资深的站长中的口碑往往不佳,而那些最优秀的主机商却不是最会赚钱的。
[阅读全文]

纪念毛毛&哈利

毛毛和哈利是同一只小金毛的名字,为什么有两个名字呢?莉莉的主意。她说,公的就叫哈利,母的就叫毛毛吧。

抱回来的第二天,爸爸说,给它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叫毛毛吧。
[阅读全文]

杯具的dropbox,杯具的史志

Dropbox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同步工具,有了它,可以很方便地在不同电脑间通过网络同步文件,并且支持windows、mac和linux的全平台操作。因为Dropbox,我已经很少使用U盘在不同电脑前跑来跑去。遗憾的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陆的网民在正常的网络条件下已经无法继续使用它的服务。
[阅读全文]

Page 1 of 6123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