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Movie the Week 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有人把日本文化比作“菊与刀”——既有不惜切腹身首异处的武士道精神阳刚甚至血腥的一面,也不乏川端康成那样的作家笔下所流露出的缱绻舒缓多情之色彩。菊与刀,这两种外延上泾渭分明的风格也在日本电影中有所反映。战后日本的新生代导演中有北野武这样的暴力美学,也不乏岩井俊二、宫崎骏这样擅长刻画人物内心的微妙变化,表现手法细腻温婉,叙事手段内敛独道的大师。于是我们看到了也许连深受本土文化浸润的日本人都无法诠释的奇特景象,刚与柔,动与静可以在一个民族身上同时得到体现,而且两个相反的方向都无所不达极致。

在二战期间,东南亚爪哇岛上的一个日军战俘收容所的所长世野井Yonoi,就是一个深受传统文化浸淫的日本人。在Yonoi的思想中,投降而非自杀是懦弱者的行径,而在联军士兵为代表的西方人的观念中,自杀是一种不被上帝所宽恕的罪行,自杀者无权进天堂。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决定了对同一种行为产生了两种背道而驰的解读,也决定了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同一情形下所做出的相反的生死抉择,无时不刻的碰撞就这样在关押着联军士兵的日军战俘营中上演着。充当翻译的英军军官Lawrence劳伦斯受Yonoi和看守所原上士的信任,在日军和联军战俘间起到居间的桥梁作用。Lawrence一方面无法理解Yonoi强迫他们观看犯错的士兵被责令切腹的惨状,另一方面也试图向同伴们解释日本人的精神与文化。

Yonoi的自负因为一个叫做Jack Celliers的英军军官的出现而动摇了。这是一个面对死亡审判面不改色,勇敢英俊,像迷一般的人物。在Mattias Thuresson的小说原著中是这样描述Yonoi和Celliers在审判庭上的第一次见面的:”two birds of the same kind admiring each others beautiful feathers”就像两只同种的鸟彼此倾慕对方漂亮的羽毛。也许正因为对Celliers的特殊感情,原本要被执行死刑的他却在Yonoi的努力下被送到了日军战俘营。

当你实现自我的同时,你也成为了囚禁自我的那个人 。
那么,为什么说不同国度,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民族心理下的Yonoi和Celliers竟然是同一种人,他们之间有何共同点呢?从某种角度上说,文化既是我们生存的土壤,也是一段会禁锢我们自身的历史。Yonoi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日本士兵,一个完美的武士,一个抛弃了个人主义和个人情感的人。这种对社会和传统文化的顺从,对我们已有身份的认同和强化,从另一个角度看则构成了我们自身的局限和束缚。类似的,Celliers是一个完美的儿子、一个出色的学生、律师和士兵。当他们实现自我的同时,同时也成为了囚禁自我的那个人。直到Yonoi和Celliers命中注定的相逢开始,他们从固守彼此传统文化的立场出发,又在对方身上发现了某种理解、欣赏的东西。然而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中却又不可避免地存在误读。在Celliers身上被Yonoi视为勇气、武士道精神的东西,很可能是Celliers的冷漠。而在影片中,Celliers则比小说原著中更多的表现出对日本人的不解。

但和隔阂不同的是,在原和Lawrence、Celliers之间总存在着一种微妙的感情。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在圣诞节,生性暴戾、崇尚武士道的原竟然释放了被Yonoi下令关禁闭的的Lawrence和Celliers,并对Lawrence致以Merry Christmas节日快乐的道贺。当Yonoi问责时,原辩解说,Lawrence和Celliers是不会对他们构成伤害的人。Yonoi作为看守所的所长却不能就此罢手,他要求所有的战俘集合。当他举起武士刀,要处死拒绝合作,不肯透露军事情报的俘虏长时,冲突矛盾达到了高潮,此时的Celliers做出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绝对不能被日本人所接受的事情:他走到手持武士刀的Yonoi身前,大吃一惊的Yonoi浑身颤抖着一把推开了Celliers,这一推仿佛耗尽了Yonoi全身的气力,Celliers爬起来再一次走到Yonoi的跟前,抱住他,轻吻Yonoi的两颊。Yonoi又惊又羞,一阵眩晕,瘫倒在地。

在小说原著中有一个电影没有交代的情节。有一次Celliers在看一本书的时候,发现缺少了几页,Lawrence告诉他是日本人撕掉了,因为在日本人的眼中,即使是最纯洁的亲吻也是错误的,因此类似的描写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当Celliers对Yonoi做出上述举动时,他很明白自己正在做的对日本人意味着什么。新的战俘收容所所长顶替了被认为有过错的Yonoi,把Celliers头以下的身体埋在土中。在Celliers弥留之际,Yonoi来到他的身边,割下了他的一小撮头发,然后,和Celliers做了最后的道别。

imdb上,对本片《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的描述如是,A clash of cultures, a test of the human spirit,文化碰撞和对人性精神的检验。影片试图超越日本民族的立场,勇敢地直面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对因为战争而被激化了的人性做一番普世性的解读。负责此部影片的大岛渚是战后日本电影界继承黑泽明衣钵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导演,在片子饰演两大关键角色Yonoi和Celliers的分别是东西方的两大音乐才子,坂本龙一和David Bowie大卫·鲍伊。日后以暴力电影而大红大紫的北野武正是在此片中出演原上士而开始登上荧幕。据说16年后,大岛渚导演拍摄新片《御法度》时,担当男一号的北野武虽然早已是日本影坛的泰山北斗,却像刚出道时那样在片场忙里忙外的搬运道具,足见北野武的谦卑和对恩师知遇之恩的感激。所有这些因素都为本片增添了传奇的色彩。其中坂本龙一(后因制作电影《末代皇帝》的配乐而一举荣获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并广为中国影迷和乐迷所熟知)为电影所做的配乐是其电影音乐的处女作,结果十分出色,和影片同名的片头插曲和片尾曲《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或名Forbidden Colours禁色)被认为是神来之笔和坂本龙一的代表作。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7/movie-the-week-%e6%88%98%e5%9c%ba%e4%b8%8a%e5%bf%ab%e4%b9%90%e7%9a%84%e5%9c%a3%e8%af%9e%e8%8a%82merry-christmas%ef%bc%8cmr-lawrence.html

7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1. laluna

    写得好!我也非常喜欢这部电影,都看了好多遍了~~希望能看原著~~

    [回复]

  2. SorryDreams

    谢谢!最近又看了大岛渚和北野武的另一部近似题材的电影《御法度》,《御法度》就更加日本化了,但我还是喜欢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多一点。

    [回复]

  3. 我是先听过片尾曲, 才找来看这部电影…

    [回复]

    JuJue 回复:

    因为这样才看这部影片, 会不会被鄙视… :p

    [回复]

    SorryDreams 回复:

    其实我也是先听到片尾曲才找到电影的。

    [回复]

  4. 好文,Yculer 文字很不错的哟。 不好意思,现在才来看到。 推荐一下。

    [回复]

    SorryDreams 回复:

    Joya 见笑了。很久没有认真写影评了。

    [回复]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