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19

Else快走两步跟上已经在前面的颜悦,我和顾琦则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顾琦小声地问我觉得Else怎么样?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他看我不作声,便摆摆手悻悻然说:“算了,知道你不喜欢背后对人评头品足。”
我刚想解释,颜悦发现我们走慢了,回头问道:“你们在讨论什么啊?”
“讨论下午做什么。”顾琦说。
“不是去打球吗?”颜悦说。
“打球?”我问。
“啊,对了,羽毛球。”顾琦摸了摸后脑勺,抱歉地对我说,“忘了跟你提了,下午我和颜悦一起去打羽毛球。她水平太烂,我要陪她好好练练。”
“你不是忘记这回事了吧?”颜悦瞪大双眼看着顾琦,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告诉别人她并不真的生气。
“呵呵呵,哪里会忘。”顾琦脸上陪笑说。
“陈琮嘉,要不一起来打球吧?”颜悦问我,“我再叫一个羽毛球课上认识的女生来。”
“不了,下午还有课。”我说。
颜悦又问Else。
“我?”Else停下脚步,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表,“我下面有法语课。”说着她又看了一次手表,四处张望,好像正在考虑走哪条路去教室更近些。阳光照在Else的侧脸上,那顶Bean Pole的棒球帽此时映衬出她格外精致的五官来。
“去上课吗?”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是啊,去上课,除此以外,还能做什么呢?”Else看了我一眼,说。
如是这般,顾琦和颜悦有说有笑地去体育场打球,Else行色匆匆地赶去教室,而我则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宿舍,水痘男和另外两个室友不知道去哪儿了。下午两点四十分是文字学的课,还有一两个小时我决定给Ivy写信。提起笔来,我突然想起Else的笔记本上用铅笔素描的那只柴郡猫。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里,那只不知从哪儿蹦出的柴郡猫是坐在几码外的树枝上,把爱丽丝吓了一跳。
猫对爱丽丝只是笑,看起来倒是好脾气。爱丽丝想,不过它还是有很长的爪子和许多牙齿,因此还应该对它尊敬点。
“柴郡猫,”她胆怯地说。还不知道它喜欢不喜欢这个名字,可是,它的嘴笑得咧开了。“哦,它很高兴,”爱丽丝想,就继续说了:“请你告诉我,离开这里应该走哪条路?”
“这要看你想上哪儿去,”猫说。
“去哪里,我不大在乎。”爱丽丝说。
“那你走哪条路都没关系。”猫说。
不知道为什么柴郡猫和刚才Else的那句“除此以外,还能做什么呢”像被下了咒语似的反复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样谵妄游离了半晌,我努力整理思绪,写完了给Ivy的信。这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两点二十,我赶忙把信纸塞进信封,贴上邮票,背了书包去教室,路上经过邮局的时候顺手把信塞进了邮箱。信的内容如下: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4/%e5%8e%bb%e6%b5%b7%e8%be%b919.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