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18

等待上菜的间隙,颜悦问顾琦可是刚睡醒。顾琦点点头。
“怪不得蓬头垢面的样子,你真懒虫。”
“哪里,昨晚通宵赶作业。今天东方文学史有点名吗?”
“没有,有的话早短信你了。”
“嗯,手机从昨晚就没电了。”顾琦掏出手机抱歉的说。
“怪不得昨晚短你都没反应。”颜悦有点“不悦”地说,“枉我家Else还帮你占了个座。可巧陈琮嘉也上那课。”
“好,我向两位大小姐赔罪。”顾琦举起茶杯说,“不过没酒,只能茶水凑合了。”
“别,搞得像女婿敬公婆样。”颜悦掩嘴笑答。
“好像只见到你第一周开课的时候来了一次。”Else说。
“唉,我都不记得了。琮嘉,以后这门课的点名和作业劳你提醒了。”顾琦说。
“嗯。”我答应道。
“陈琮嘉?”颜悦说。
“嗯?”
“你可真是老好人啊。”
“过奖,反正我也很闲,又不用通宵赶作业,如果不去上课的话恐怕也无事可作。”
“这就是异地。”顾琦咽下一口茶说。
“哦,对了,你gf是在上海的对吧?”颜悦问。
“是啊。”
“你是上海人吗?”Else问我。
“对的。”
“那……”Else回想片刻后接着问我,“可认识凌莉吗?”
“嗨,就是我高中的学姐。你也认识吗?”
“咦,好厉害的学姐,我上艺院的钢琴课的时候认识的。”
“嗯,我们都叫Lily大师姐。”
“大师姐?”Else听后莞尔一笑,“别说,还真有感觉。”
正说着服务员端上盘冬菇滑鸡,我和顾琦都饿了,纷纷开动筷子。Else从入座开始到现在一直慢悠悠地喝着茶,不知道是食欲欠佳抑或正在减肥,只有后来上松子玉米粒后极少地吃了一点。
“你们系是不是真的都很闲啊?上课学什么呢?”颜悦问我。
“确实如此。但也并非如此。”
“这话怎讲?”Else说。
我略一沉吟说:“因为我们学的东西模棱两可呢,又不是物理,也不是数学,没有人会怀疑物理或者数学是否称得上学科,但中文就不然了。”
“就像今早的东方文学学科发展史?”颜悦说。
“没错。”
“诶……怎么总觉得没有什么可学的呢?”Else问我。
“是,每门专业课都要开出长长的一溜参考书目,可少有能打动人心的有趣的玩意儿。可只要开出来的课程自然是可学的,就像我们教当代文学史的老师说,可能文学是不可学的,但文学史是可学的。”
“所以只有文学史课没有文学课?”顾琦略带揶揄的口吻说。
“嗯,还有文学原理。”我不无戏谑地回答。
饭毕,四人AA结账。
“我说琮嘉,如果真的很闲的话,不如报名参加远足社的活动吧?”顾琦建议说。
“远足吗?好像去北京郊区之类的。”颜悦说,“是不是跟山鹰社差不多?”
“恐怕除了都是户外运动差了很多,远足又不是山鹰,需要为登山做高强度的训练,只是户外踏青一类的。”顾琦说,“我现在是远足社的副会长,怎么样,陈琮嘉,偶尔一起出去走走也不错。”
“好啊。”我点点头。
“Else有兴趣一起去吗?”顾琦又问。
“怕自己没体力。”Else边走边说。
“是个减肥的好办法。”我说。
“可我又不减肥。”
“哦,见你吃的好少。”
“只是一直以来胃口都小,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尤其。”Else看着我温和而沉静的口吻说道。
“如果走路勉强的话,也可找时间一起郊游之类的。”顾琦说。
“嗯……”Else不置可否。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3/%e5%8e%bb%e6%b5%b7%e8%be%b918.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