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17

“Else,这是我跟你说过的陈琮嘉。”颜悦介绍说,“陈琮嘉,这是我室友童馨。”
“叫我Else好了。”女孩微笑着说,在颜悦的左手边坐下。
“Alice?”我有点困惑的问,“这是你的笔记本吗?”我说着把桌上的本子递给她。
“哦,是的,谢谢。”女孩接过柴郡猫笔记本,说“是Alice,不过我喜欢写成E-L-S-E。”
“像是德语或法语的写法。”我说。
“啊,对了,陈琮嘉,这是你们系开的课吗?”颜悦问我。
“不是。”我摇摇头。
“你是中文系的吗?”Else隔着颜悦微微提高声音问我。
“是的。”我回答,“但是东方文学史不是我们系开的,应该是外院开的课程,但是照规定算我们的必修课。”
“这样啊,我还以为文学史都是你们系开的。”颜悦自言自语到,“听说这门课很容易过才选的。”
“感觉这课讲得有点无趣。”Else懒洋洋地说。
“是的。”我点点头表示赞成。
正说话间,老师进来,是外院东语系某女教授,烫着刚及肩的卷发,鼻梁上戴着一副老式的金丝边眼镜,面颊上有点赘肉,全身一副标准北京中年妇女的打扮。小个子男生助教看到她来了赶紧站起来,放下教室黑板前的投影,打开上星期没讲完的ppt。
“大家早。今天我们继续讲东方文学史的学科发展史。”卷发女教授清了清略带困意的嗓音,继续说到:“上节课我们讲到季羡林老师对印度文学的译介和对推动东方文学研究的重要影响,事实上季羡林在东方文学史这一学科的发展史上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后她又滔滔不绝地讲某年某日某地建立了东方文学的研究室,截止某年某日全国共有多少院校建立了东方文学学科,又某年某日某地成立了第一个东方文学的硕士点博士点云云。因为内容太过无趣,听得我直打哈欠,我发现颜悦同样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倒是她室友仍然低头不停地记笔记。我不由得有点好奇,偷偷地观察她,奇怪的是Else面无表情,只是像上紧了发条似的写个不停,可每当上课间隙记无可记的时候,她的脸上就又显出刚才那副懒洋洋的表情来。
下课后我告诉颜悦说后面没课先走了,颜悦说她们还有高数课。走出教室门口的时候,颜悦朝我摆了摆手。Else则只是觑了我一眼。
中午我从宿舍楼出来打算去食堂吃饭,碰巧在门口遇上顾琦,睡眼惺忪一副刚起来的样子。于是我们一起去。快到学一的时候,又和颜悦不期而遇。Else也在。
“吃饭了吗?”颜悦问我们。
“正要去。”顾琦回答。
“陈琮嘉,下午有课吗?”
我答曰下午四点的时候有文字学。
“那没关系,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啊。”顾琦表示赞成。
颜悦又回头看Else,Else表示她也没有异议。就这样我们一起去了学校西门外不远的一家广东菜馆。顾琦点了冬菇蒸滑鸡,颜悦和Else要了松子玉米粒和桶仔盐焗虾,我点了一个素菜再加一煲汤。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3/%e5%8e%bb%e6%b5%b7%e8%be%b917.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