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16

顾琦和我吃饭聊天的时候喜欢叫上一瓶燕京啤酒,通常仅此一瓶,因为我不怎么喜欢喝酒,而顾琦则属于十分节制和豁达的人,不勉强别人,即使自斟自饮亦自得其乐。因为他这种好得出奇的脾气,我反而愿意陪他一起喝。酒过三巡之后,顾琦就开始一边拿我开玩笑,一边继续发表他的“女孩面面观”,还没有喝高却很high地举起酒瓶对服务员喊到:“小二!再来一瓶。”接着对我说:“琮嘉,这世上的女生基本上就没有不虚荣的,女孩不虚荣就像男人不男人。”
“何以见得?”我一边微笑一边说。
“嗯……”顾琦几乎不假思索地就说,“比如,女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在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的顶层圆形西餐厅,窗外便能俯瞰城市的璀璨夜景,耳边响起典雅的小提琴演奏声,对面正坐着一个英俊的白马王子,一切都是完美的……”
“然后呢?”我问。
“这时候,男的仰起头说了一句:小二,来二两黄酒!”
我听完,差点把还没咽下肚的酒水全吐出来,不禁捧腹大笑。
顾琦依然面不改色地说:“你会笑,证明你听懂了,不过这笑话可不适合对女孩说。”
“为什么?”我很感兴趣地问。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几乎每一个女生都有一个梦,幻想自己走在大街上,梦中的白马王子会从千万个女生中唯独挑出她。”
“为什么不是她来挑白马王子?”我打趣道。
“因为这样别的女的就不能嫉妒她。”
“原来如此。”
“所以才说这世上的女生基本上就没有不虚荣的,像你说的这样强势的女生,说真的我从来没遇到过也从来没想过能遇到。”顾琦不无遗憾地说。
听完这话,我开始思考Ivy是怎样的女孩,以及我和她现在的微妙关系,可是一旦想深究下去就感到头疼,直到酒毕和顾琦告别回到宿舍,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翌日早上八点的第一节课是东方文学史,我七点五十分到教室,前两排的座位已经被书和笔记本占满。我在第三排靠边的一个座位放下包,拿出水瓶去饮水处,回来的时候,在教室门口和颜悦不期而遇。
“这么巧,陈琮嘉。你也上这课吗?”颜悦问我。
“是的。”
“你坐哪里?”
我指了指第三排。
“过来一起坐吧。我同学帮我占了两个座位,一个本来是给顾琦占的,他今天不来。”
“怎么他也选了这课?”我大为诧异。
“对。这个懒虫一向是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
“好吧……难怪从来没见他来。”我讪讪地笑,把包挪到第二排颜悦的座位旁,桌上摆着一本蓝色的笔记本,封面上画着一只《爱丽丝漫游奇镜记》里的柴郡猫。“东方文学史”五个娟细的字体下写着“E-L-S-E”四个字母。
“这是你的吗?”我问颜悦。
“哦,不是,是我室友的。”颜悦说,“ELSE,这里。”
我回头看,是一个穿着卡其色外套黑色打底衫的女孩,戴着一顶白色的bean pole棒球帽,扎起的头发从帽子后面整齐地露出了。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3/%e5%8e%bb%e6%b5%b7%e8%be%b916.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