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10

这个和我同病相怜的男生名叫顾琦,数学学院的高材。在洗手间碰到的他,虽然满脸水痘,右眼现出血色,但高大俊朗,明眼人一看就觉得此人不同寻常。和他寒暄了两句后,顾琦劝我搬去和他同住。
“你是哪一级的?”他问。
我告诉他自己是新生。
“正巧我也是,你过来,我们一起住吧。”
我求之不得。办完手续后,顾琦很热情地帮我搬东西。十点刚过,值班护士来打点滴,是一个二十多岁身材不高的女孩。顾琦很自然地和她打招呼,看上去已经混熟络了。
护士看了看点滴的速度,对顾琦说:“帮你调好了,今天你别又调快了。”
顾琦嬉皮笑脸地应承。护士走后,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天南海北地神侃,我发现顾同学口才一流,又绝不絮叨乏味。顾琦说他是半个东北人,半个广东人。
“怎么听你说话既没东北味,又没广东那一带的感觉呢?”我问他。
“因为我家从我12岁起就从沈阳搬到广州。”他说。
“哦,怪不得了。”
“嗯,我初中和高中都在广州读。”
“那你的普通话应该在同学当中很标准吧?”
“这是自然。可以说是国标了。”顾琦说,“陈琮嘉,高中的时候上课睡觉不?”
“嗯,经常。”
“什么课?”
“语文,英语”我想了想,“还有历史。”
“数学呢?”
“不睡。”
“喜欢数学课?”
“不喜欢。”我耸耸肩说,“巨烂,怕睡觉数学考不好。”
“嗨,我数学课天天睡觉,偏偏那老师缺根筋,过来捅了我一吧。我醒来想也没想就一拳把他打得鼻子流血……”
“你牛!”
“爷睡得好好的,小样把爷吵醒。”
我讪讪地笑着点头:“那你怎么又来数院学数学了。”
“这个很简单,学数学本科后最容易出国。”
“原来如此。”我若有所思地说。
“是的,统计北大各院系以数院的出国比例为最高。陈琮嘉,都忘了问你是哪个院的?”
“中文。”
“原来是才子啊,学中文本科后也会出国吗?”
“好像出国的不多。”
“那毕业了做什么?”
“读研的多吧。”我努力回忆院系开学典礼上系主任的介绍,可是无论如何绞尽脑汁地思考,就是对未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1/%e5%8e%bb%e6%b5%b7%e8%be%b910.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