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07

我打算去PKU校内的药店去买体温计。学术男说他有。

“不过这东西是不是要先消毒?没有酒精怎么办?”

“当然得消毒了。”我哭笑不得,有气无力地说,“说你学术男真是不假,一点生活经验都没有。”

药店的位置十分诧异,坐落于PKU某幢年代久远的宿舍楼,连同一家出售基本日用品的物美小超市,三四爿古籍书店,一家兼营唱片的文具店,藏匿于地下室。我走下长得离谱的台阶,穿过超市和文具店,找到这家由几个柜台围成一圈的小药店,只见门口的位置赫然立着一块白底红字的大招牌,上书“计生用品”四个大字,分外醒目。走进一看,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婶,活像进了医院,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问其中一个站柜台的中年妇女,有没有体温计。

她二话不说,低头写字,然后扔给我一张小票,我小心接着,到另一边的收银台付钱。收钱的大婶倒很健谈,操着北京口音问我是不是大一新生,是不是感冒了,哪里人,要不要买点感冒药?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她,拿了体温计就走。回到寝室一量体温,37度9,想想应该问题不大,就是一直没胃口。

星期天的宿舍有点冷清。我一个人在PKU的校园里瞎逛。绕过学一食堂,据说竟是清朝军机处的旧址,门口有两棵被围栏圈起来的不知名字的大树,传闻打两百多年前就立在那儿了,总之是真假莫辨。沿着同样不知名字的小径,往前走士餐饮管理处,一个有三处饭卡充值窗口的小间,另一面开了个摆水果摊的小卖部,门口挂着一块“中国烹饪协会理事”的铭牌,让人想起门卫室那块叫人啼笑皆非的“保卫学研究室”的门牌。我继续往前走,管理处的背后是一片竹林,竹林其后竟是一个曲尽通幽处的所在,立着几幢民国时期的青砖瓦房,中间有一个小花园,时不时地窜出几只身材肥硕酷似加菲的流浪猫。后来我才知道这园子有一个名号叫“燕南园”,住着几位耆耆之年的大师级人物,但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有的只是行色匆匆抄近道的和几个喂养流浪猫的女生。

从燕南园出来,再往前走一段是静园草坪,系某年校庆之时某某级校友集资捐造。PKU的BBS上有人发帖说,为什么大家都知道爱护草坪,却唯独践踏静园?马上有人回帖说,观赏草坪自然不能踩踏,但静园不是。也有嘲笑的,说自打进学校,就听说过静园是唯一一块任你踩踏的草坪,楼主是否太“愤青”云云。这天的静园,照例聚了很多人,两个男生正骑自行车放风筝,几个学生和留学生一起玩飞碟;有一群人围成一圈的,也有一个人独自坐在草地上看书的。

天气晴朗,夏天的尾巴的太阳不那么灼人了。九月的微风中泛起秋天的凉意。我在草坪上躺下,双手遮着眼睛,让阳光蒸发我身上的疲倦。虽然身边那热闹的人群归根究底和我没什么关系,可我却觉得不那么孤单了。

Ivy回我短信说,已经不头疼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生病,脑子就像出问题,语无伦次。”

我说我也是,“生病,脾气也会变坏”,而且现在正感冒。

Ivy说,你一个人在北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安慰她,你忘了我的适应能力很强么,开玩笑说吃辣的功力见长,“就是脸上的痘也多了”。

“那可不行,脸上痘痘多了多难看,我可不要你哦。”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9/01/%e5%8e%bb%e6%b5%b7%e8%be%b907.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