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05

“别等Lily了。”徐寒映说,“她有点事情,让我们先去。”
“那我们走吧!”慕逸招呼大家跟着他走。
我们一行七八个就从二校门先往北走,清华的人推着自行车走,经过清华图书馆前面的大草坪,绕过十分热闹的塑胶田径场,七拐八弯地大走特走,看来说清华的面积是北大的二倍甚至三倍所言非虚。一直走了至少有二十分钟,我们走到一幢外观看似体育场的建筑面前,实则是清华十几间食堂之一。慕逸带了另外两个男生上二楼的餐厅问,结果包厢没有了,正赶上高峰时间要等座。正当我们犹豫的时候,徐寒映接到电话,她听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慕逸:
“慕逸,你接一下,Lily到了,清华我不熟,你告诉Lily怎么走。”
“好。”
慕逸在电话里和lily商量了几句,对我们说:“我们在这里估计要等很久,Lily说海淀街有一家做江浙菜的不错,不如我们去那儿吃?”
徐寒映问了慕逸那家餐馆的名字,据说是新开的,bbs上评价不错。大家决定“转移战场”,又是一路大走特走,等快到最近的清华校门西北门,一看手机,已经过了12点半。不远处,“传说中”的Lily师姐正等在门口,她留着不到肩膀的染成亚麻色的短发,穿着一件白色Puma的短袖,小巧而有精神。
“哟,慕逸你怎么换山地车了?”Lily说。
“是。”慕逸拍了拍车把,“用好车,换好锁,不怕偷!”
“那我们这些人怎么过去啊?”
“打的吧。”慕逸扭头数了数,“加上你,正好八个人。”
骑车的人把车锁好后,我们拦了两辆taxi直奔海淀街。到了那家Lily提议的餐馆,也是好不热闹,幸好店面够大,我们在餐馆二楼一个较安静的角落找了一张圆桌坐下。点完菜,Lily说她刚到,还不认识新人,我们又轮流自我介绍。我讲完后,Lily问我现在住哪一幢宿舍楼。
“早上的时候,是不是听到332路的报站声?”
“是的”我点点头,“332路公交,快成每天早上的闹钟了。”
“对的”Lily说,“我住在45楼,离马路也很近,每天早上就是332路,332路,呵呵。”
正说的时候,服务员把我们点的鲈鱼装在黑塑料袋里拎上来,慕逸看了看,说没问题。
“麻烦菜快点上啊。”
等菜的间隙,时间已经过了一点半,我们一个个饿得快前胸贴后背。Lily师姐提议玩个游戏打发时间。
“不如我们讲讲自己的糗事?活跃活跃气氛。”
“这是什么馊主意啊?”慕逸说,脸上带着起哄的坏笑,“要么你先讲讲自己的糗事。”
“我讲了,你讲吗?”
“你先讲了我再讲。”
“好,那我就不惜在师弟师妹面前自毁形象了。慕逸你不要反悔。让姐姐我想想。”Lily一双大眼睛转了一圈,仿佛正在回忆的样子,“对了,高中的时候,我接到慕逸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你知道吗?我是猪!我是彻头彻尾的猪头三!’”
“这个是我们男生在玩大冒险。”慕逸的脸有点红。
“原来师兄你还有这等糗事啊!”有个女生咯咯地笑。
“大冒险啊……”慕逸继续解释,“谁输了就要给女生打电话这么说。不过Lily,现在应该是说你的糗事啊!”
“我还没说完啊。你们不要打断我呀。我后来又接到好几次这样的电话,开始是蛮搞笑的,后来听多了就烦了你们知道伐?后来有一次,我又接到一个男的电话,开头一句就是:‘你知道吗?’我当时就火了,说:‘我知道!你是猪!你是彻头彻尾的猪头三!’哪知道哦,你们以为谁给我打的电话?”
“谁?”我们问。
“我那时候的英语老师!原来他是要打电话告诉我英语竞赛得奖的事!你们看我多糗。”
“你们听出来没有,Lily是在变相地说自己的英语好。”慕逸总结说。
“我讲好了,轮到慕逸讲了,大家鼓掌欢迎。”
“女士优先,顺时针轮流讲吧。”慕逸摆手说。
“女士优先,是女士有优先选择权。寒映,你说该谁说了?”Lily问坐在她左手边的徐寒映。
“慕逸。”
“看,慕逸,快说呀。”
“好,我说。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们玩大冒险,我给Lily打电话,说:‘我是猪,我是彻头彻尾的猪头三。’”
“切,这个不算。”Lily不满意。
“这个就是我的糗事啊。”
“不算的,讲过了。”
“算了算了,慕逸你讲不过Lily的,还是换我来讲讲,也是蛮有劲的事。”徐寒映说,“还是初中的时候,Lily和我同桌。有一天数学课上,老师在讲定理,说:‘这个是重要定理,不证自明的!’巧了,我正在偷偷跟Lily吵课间的一件事,具体什么事情,时间太久都忘了,我讲不过Lily,正在气头上,就大声喊了一句;‘你这是没理找理!’”
“可惜你们没看到哦,老师脸都青了。”Lily补充说。我们哈哈大笑。轮到我讲自己的糗事的时候,我说以前有一次在食堂打饭,把咖喱牛肉叫成了加里牛肉。
“看来你选中文是对的。”Lily笑着说。
我们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等到上菜,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大家的胃口都很好,一番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之后,各自回去。清华的人打车回学校。PKU离开这儿不远,走路只要十分钟。
Lily和徐寒映带我走回学校的路,路上,Lily问我:
“陈琮嘉,进大学后适应吗?”
“开始有点不适应,好在以前高中的时候有住宿过,所以应该能很快习惯吧。”
“有什么计划打算?”
“目前还没呢。”
“嗯,大一的时候没打算是很正常的,大二大三就要好好考虑将来了。”Lily很认真地说。
“嗯。”我点点头。
我们走进校门后,我告诉Lily和徐寒映师姐认识路了。三人各自告别。
到了寝室,我掏出手机,打算给伊薇发个短信,说我聚会回来了。一看,伊薇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发了条短信,内容是:
我们分手吧。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8/12/%e5%8e%bb%e6%b5%b7%e8%be%b905.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