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04

学术男对我尤其好奇,因为我可能是他大学里见到的第一个有女朋友的人。
“嗨,陈琮嘉,你女朋友长什么样?”
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后,我给他看我的手机上伊薇的照片。
“嘿,还挺漂亮的。”他说着露出一种怪怪的坏笑。
他对我好奇的第二个原因,是我怎么在高中就谈恋爱了。好奇的第三个原因,是我怎么能边谈恋爱边考北大。
“其实不能算,我和她是高三暑假才开始的。”我解释。
他听后貌似恍然大悟,又用不大相信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看了让人头皮发麻,过后又自言自语地说,还是南方出美女呵。
后来我不止一次把学术男的轶事告诉包括伊薇在内的认识的人(不包括东瀛男女赤身肉搏大片),有的人问我,北大的人都是这么怪吗?有的女生问,你们北大的男生都是这么怪吗?伊薇问我,北京人都是这么怪吗?虽然提的问题不同,但最终达成的共识是学术男确实是个人才。
来到北京的第二个周六,我读的高中在北大清华的校友会联系我聚会,打我电话的是慕逸,他在清华读建筑。
“陈琮嘉,周六中午11点半,在清华二校门集合,我们一起吃顿饭。”
“这个……师兄,二校门是哪里?”
“嗯……这样吧,你从北大东门出来,一直往北,到了清华西门进来,沿着主干道走,会看到老校门,上面写了‘清华园’三个字,电视上经常放的,很好认!”
“好的,我知道了,那到时候见。”
周六,我如约而至,到的时候是11点25分。清华的二校门确实很好认,是最早的校门——后来清华长大了好几倍,原来的校门就变成了学校的腹心——时不时的就有游客上去拍照留念。等了几分钟后,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高大大的男生骑着一辆山地车停在了二校门前面,皮肤是经常户外锻炼的人特有的那种健康的黑色。我猜他就是慕逸,跟贴在高中的学生风采橱窗里的照片很像。他也看到我了,先和我打招呼。
“你是陈琮嘉吧?”
“是的。”我点点头。
“你好,我是慕逸。我在高中的时候看到过你的。”
“是吗?”我有点意外,我们聊了聊高中的老师后,慕逸问我什么时候来北京的。
“嗯……来了快两个星期了。”我这人对日期有点迟钝。
“今天你怎么过来的?”
“走过来的。”
“没骑车?”
“没买车,我感觉去上课的距离还好,走走最多15到20分钟的样子。而且听系里的师兄师姐说北大偷车贼很猖獗。”
“对!清华也是。但我们没办法,以前有个笑话,有个人进了北大,不认识路,随便就能逮着个人问,进了清华,连个问路的人都找不着,因为大家都骑车!距离太远了,不骑车不行。”
“清华很大吗?”
“嗯,很大,有说是北大的两倍,也有说是三倍。”
我们正说着,慕逸朝我后面挥了挥手。我扭过头去看,是一个撑遮阳伞,穿着过膝的蓝色裙子,拖着一双凉鞋的女生。
“凌莉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没有,Lily说她有事情,要晚点到。”女生回答,她就是徐寒映了,在PKU的光华管理学院,今年已经大三。慕逸介绍了我,徐寒映冲我莞尔一笑,她的这种标志性的很有亲和力的笑容后来我又见过许多次。我们寒暄了几句后,慢慢的,大家都到齐了,只有凌莉师姐迟迟不到。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8/12/%e5%8e%bb%e6%b5%b7%e8%be%b904.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