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去海边03

18岁的那年我从上海到北京,去PKU读中文。后来很多人都问过我两个问题,为什么是北大?为什么是中文系?我通常都回答一是兴趣,二是机缘巧合,或者说阴差阳错。除此以外的答案,无论如何绞尽脑汁也想不出。
PKU位于北京的海淀,一个靠近圆明园、颐和园和中关村,大学扎堆的地方。学校紧挨着北四环,从我住了四年的宿舍阳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四环上喧嚷的车流。校园的北边是未名湖,曾经是皇家园林,逛过颐和园后会发现两者的风格相似得有点无趣。南面是拥挤和有点破败的教学生活区,从几栋老宿舍楼的外观颇可以看出些历史的沉重感来,走进一看却难免失望,因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重要的大学的宿舍竟然和一般大学的宿舍无甚区别。楼宇如此,人也如此,PKU的奇人轶事传奇掌故永远不会少,但多的是俗不可耐,大愚若智,七情六欲的普通人,这一点恐怕在哪里都如此。
如果第一眼从上海的角度看北京,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城市,处处都流露出政治的气息和历史的痕迹;如果第二眼看PKU,就更加是一所匪夷所思的学校。我在PKU碰到的第一个奇人是睡在我上铺的学术男,此君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未老先衰的“夫子”,谨言慎行,对男女之事仿佛一窍不通。
说他“学术”不假,说他“道貌岸然”更错不了。学术男姓李名杰,全中国和他重名的人估计没有百万也有十万了,北京人士,据说祖籍江苏,为此还要和我攀“半个老乡”。李杰同学确实谨言慎行,因为他是一鸣惊人型的,继承和发扬了PKU中文系“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光荣传统。此君最经典的莫过于三句话:一是猥琐男,二是话都说完了,三是办完喜事办丧事。
第一句是某君上完“三宝”课——《人类的性、生育和健康》,又称人类“三宝”,颇受PKU情侣的欢迎,算是给中学的半生不熟的“青春期教育”补补课——回味良久,眼看自己鳏居多年不免唏嘘,看到“三宝”课上遍地是一男挨着一女,有感而发:“为什么每个美女的旁边都坐着一个猥琐男啊!”李同学不紧不慢地说:“是的,上次我看到你也坐在一个美女旁边。”说这句话时就只有他俩在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传的全系皆知囧。
第二句话是我们寝室和下一级的师妹的寝室联谊,一起K歌,唱完歌再吃饭。饭桌上气氛沉闷,某君对某师妹早已“芳心暗许”“狼子野心”,故有意活跃气氛:“哈哈哈,是不是大家刚才K歌累了,怎么都不说话呀。”学术男再次一语惊人:“没话说,话都说完了。”真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第三句话事出有因,系我系某女看破红尘,于PKU校园内公然跳楼殒命,班主任面临问责,备受压力,刚巧她又适逢婚期,李杰同学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不是办完喜事再办丧事啊?”
说他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也不假,因为他真的是七窍通了一窍,差一点就十分精通。李同学每天必诵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此外更有一大癖好乃收藏高清无码东瀛男女赤身肉搏大片,阅片无数,只欠实战,要不就真的功德圆满了。每次有他在的卧谈会,我们宿舍的话题七拐八弯总会被此君绕到女人上面。这时候的他和白天判若两人,鸡婆厚颜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三寸不烂之舌,比毛遂苏秦不遑多让,每每让我们哀叹,李兄,你不要再说了,睡吧行不,我们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TO BE CONTINUED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8/11/%e5%8e%bb%e6%b5%b7%e8%be%b903.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