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 2006-11-11 15:14

迄今唯一见过的海,是15岁那年独自去的上海金山卫。在北京的两年来,曾经想过很多次要去秦皇岛,却始终未能成行。翻开过去的日志的时候,突然觉得20岁生日,我应该选择的庆祝方式是一个人在海边。结果那一天,却什么都没有做成。晚上带着”装备”去离宿舍最近的自习教室三教,从一边走进去,往水瓶里灌得水满满的,从每一个没有坐满的教室门口走过,到了三教的另一头,然后又往回走。2005年的除夕,一边哭着一边打完了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2006年的除夕,半夜两点在hf打魔兽。五年是一个轮回。五年前的某一天早上,那时我独自一个人站在站牌下,等待着去到海边的那一班车。碰到熟人,很不自在地打招呼。一个几年没有见过面的小学时候的同学,家就在金山。我向她木讷地挥了挥手作别,目送公交车驶离。很多人在一段路程以后就会和我们分别。就像坐车时窗外的景致,有些会留在心底,更多地只会从眼前空空飘过。果然,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见到过她。

金山卫的海很平淡。被污染的东海,近岸的海水是混浊的。
事实上那次出行,我没有地图,只有最基本的地理常识。石化是上海最南端的一个卫星城。一直往南走,当我不能再往前前进一步的时候,自然就到了海边。后来,凡是当我感到自己寸步难行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海。
QK曾经跟我说出海的事情。很辛苦。在海上一待就是10几天。我想起在电影《猫样少女》中的裴斗娜,她的梦想是躺在甲板上,夜色从四面八方袭来,在黑暗和咸的海风中数那天空中的星星。在我的心中,可能也有一些浪漫的不切实际的念头存在,不仅仅让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心一笑,也会在梦中不经意地被实现。有一天晚上,也是将近年关的时候,迎接新年的爆竹声让我无法熟睡,在那种非梦非醒的片刻,海水的潮声正推动着我的变成了船舱的房间。我想起高二神经衰落的一段时间,妈妈也经常失眠,她会半夜跑来,在我的床边打地铺。有一天我好像梦见她又在我的床边打地铺了,我以为那又是无数个零碎的梦中的一个,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不是梦。可是有谁能告诉我如何去分辨清醒和梦呢?有谁能说,这全然不是一个更为绵长的梦,而我只是长睡不醒?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6/11/%e6%b5%b7.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