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放弃

@ 2006-04-12 23:58

在bdwm看到有人说,一年前在理科二号楼跳楼的中文小mm,现在有多少人觉得值呢? 每年都会有几个人去理二。

她是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或者即使见过面也不可能说过话,说过话也不会留下任何记忆的师姐。据说她之前和男友刚分手。从头到尾,事件的始末都没有在我的心里产生多少波澜,因为一年前的那个时候,我是不可能想象出她的心情的。
dian曾经和我说过,如果男朋友不要她了,她不会要死要活的。那个时候我没有认真地想过那样的事情,可我知道她的话,我已经记在心里。
我是那种原意为了对方改变自己的职业,工作的城市,甚至信仰的人,或者是一个原意这样说的人。现在我总是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可以,那样就很好,爱一个人就是彼此在一起。爱一个人一辈子,就是和对方在一起一辈子。说得好像很简单。
从一个远远的,有不错的视野的地方,看了看理科一号楼和我认为的理科二号楼。下午去英杰听cambridge校长的报告,走到英杰的门口,抬头从近处望了 望。不到十摄氏度的突如其来的冷风中,空气里飘着只要说话就能感觉到的浮尘,四月的阳光不是很刺眼,我问J,这就是理二吗?J也仰起头望了望,说, 是吧,有九层楼高吗?我数了一下,可是数不清楚。我想这就是理二了,我已经在远处仔细地辨认过,它确实是附近最高的建筑。没有人会爬上博雅塔,就算可以爬 上博雅塔,也比不上这里,真的,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理二。让那些陌生的人看到我从高处纵身落下,在空中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直线,人群发出惊叫声,可是我已经听不到。简直太妙了。政要,外宾和大师们在楼下走着,他们从来都是有人接待有人相陪着走在一起,这时候周围的人却停下脚步,惊愕地看着一团物体从脑袋上空的某个地方落下,轰然发出一声绝响。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这样想的,那个我没有见过面的师姐。我想,已经错过了理解她的最好的时机。时机转瞬即逝。因为我不能亲眼看到自己正在放弃的是什么,只从黑暗的记忆中找寻那些使我原意改变自己的职业,志向,工作的城市,前途以及信仰的东西。当我觉得时间应该被我唤起了恻隐之心的时候,那些轮廓又固定地在某个时间和地点找到我。甚至是到了许多年之后,突然和那一个人邂逅,我已经不记得,是那一个人来找我,还是我一直在等她。我问自己,真的就那样放弃吗,放弃那不停地在眼前摇晃着的披着长发的款款的背影,放弃那只看过一遍就记在心里的侧面的轮廓,放弃那对使一切距离都融化了的明眸,如果要放弃,只要努力地不去想起,时间真的能为我作出最后的决定吗?我知道我要放弃得不仅仅是这些,我的不知所措,是因为我失去了什么,失去使我无法忍受疲惫和寂寞。别人有别人的说法,可我自己知道,我一直都浑浑噩噩地活着,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做些什么,事实上我一直在等待着别人来告诉我的未来。我活得很不负责任。
即使不用说话,风也让我感到浮在北京空气中的沙尘了。空气最不好的4月,正是pku一年之中最美的时候。我看着随处可见的春天的颜色,簇拥在一起的花儿正露出笑颜。我谈谈地微笑,发现以前的自己不会笑,现在却只会笑。我只会一种表情。我想,我有一点开始明白她,那个我没有见过面的她。当一个人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他或者她需要放弃的是许多别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放弃,从最细节的听起来微不足道的,使人伤感却正在远离的,那基本的维持着自己的一点念头,到最后,原来那就是唯一剩下的了,原来自己不得不放弃的是整个的毫无保留的全部的人生。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6/04/%e6%94%be%e5%bc%83.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