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

SorryDreams和他的博客

“带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茫然,孤独,从城市的深处,支离破碎的蓝天都一样”

blog header

Where friends and strangers sometimes meet

@ 2006-01-20 20:03

有人跟我说人生就是和一些人认识,然后分开的周而复始的过程。她好像说那是一首歌。 Accidently kelly street Where friends and strangers Sometimes meet.以前我对这句话不太”感冒”,后来渐渐的,离开我的初中,离开我的高中,看着周围的人在生命里不知觉地走过..记忆里的东西跟幻想中的,真的没有什么差别,甚至怀疑他和她有没有真的存在。尤其当我慢慢地长大–让我暂且说我长大了罢–不再是那个故意让同学录空白的奇怪的人,尤其当我从固执地认为聚散无常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人生就是和一些人认识,然后分开的周而复始的过程..认识是缘分,分开却是我们的宿命。
在我只能说是孩子,连”少年”都算不上的时候,我和一个村里的孩子们是伙伴。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在田埂上奔跑,一起挖蚯蚓钓龙虾,互相偷对方的玩具,甚至找到一个我们自己的”基地”,还有一次,我被他诬陷,害的班长说要我罚抄。他说,你打我好了。对了,我们也打过架。不过那次我只是委屈地哭。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捉弄一个人,他用竹杆戳破了我的脸颊,那次我和他打架了。我打架的时候总是太认真,很生气。那个时候不明白,原来男孩子之间打架是在培养感情呢。:)小时候自己很胆小,有点木讷。那时候没有超市,爸爸要我帮他买酒我总是不乐意,不是我不想跑那一段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营业员说话。可能我从小就是一个特别迟钝的孩子,有一次别人的小自行车从我的手上压了过去,在手背上留下的很深的印记,直到今天还能隐隐地看到,但是当时和后来我都没有觉得有一点的疼。我第一次看到订书针,很好奇地把它嵌在手心里,结果今天还有一个清晰的貌似伤疤的订书针形状的印记躺在我左手的手心里。不过妈妈说我很小就喜欢看书,虽然一点都看不懂。:)我记得有一次在灶台上比划,姑姑说这是”牛”,这是”羊”,其实那时候我是在按照记忆瞎比划。我在表哥家附件的一处挺大的地方学骑车,但是我很笨,学了十几次都学不会。到我已经很大了,在我家附近有一个空旷的地方,妈妈让表哥带我去学车。妈妈的车对我来说高了点,哥哥就找别人借车,但是别人不同意,我只好推着妈妈的车。现在想来,不管在任何人面前,我都那么拘谨,那么胆小,害怕自己会摔下来,又不愿意让妈妈和哥哥失望..我真的就学会了,而且正好是妈妈来看我学得怎么样的时候,我站在车上,因为坐垫太高了,骑了整整一圈,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那股兴奋劲,也许后来考上大学都没有那么开心过。我想让妈妈看到我学会了。我好像总是害怕让周围的人失望,有一段时间读书很辛苦,有时候考试考不好,觉得自己一直是在为爸爸妈妈读书。但是高考以后我已经明白不是这样的,我是在为自己而考试,如果读书意味着考试,那就考吧,因为事实上我是喜欢读书的。
我知道我是喜欢和朋友在一起的,虽然我真的没有很多朋友。从上海到了北京以后,认识的人一直很少。我不喜欢装成很老成的样子,虽然亲戚看我沉默寡言的,觉得我比他们的孩子来得成熟。其实,我才是最孩子气的。在现实种种的大学里,常常看到许多现实的人,虽然是同龄人,却总觉得他们比我成熟。不,是我太孩子气了。来到北京以后,给了我一个没有朋友的借口,我后来明白了,像我这样孩子气的人在哪里都很难找到朋友..

分享和收藏:
  • Google Bookmarks
  • 开心网
  • 校内网
  • 百度搜藏
  • 豆瓣
  • 豆瓣九点

欢迎访问季节不曾为我赶路,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订阅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季节不曾为我赶路SorryDreams的Blog[http://blog.frompku.com] 本文链接: http://blog.frompku.com/2006/01/where-friends-and-strangers-sometimes-meet.html

No Comments, 留言 or 引用

发表评论

(Ctrl+Enter)